装逼乃国之良测。乃强国之路也。

请问阁下的逼怎么装的清新脱俗幻真幻假?
已邀请:

查尔斯·狄更斯 -

赞同来自: 泰勒斯

    昔日,我常与我的作家同道们谈笑风生。
    那时候,日不落帝国正达到他最鼎盛的时期,我们过得都很滋润,因而,我们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艺术创作上,并希望以此为中介,最终能够达到整个世界的真谛。我们那时候都还很年轻,充满激情,对世界充满着期望,相信未来可期。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着,直至有一次,我们在伦敦举行了一次沙龙。那一天,气氛有所不同,十分诡异,至于诡异的来由,[email protected] 的年轻人。那时候,他问了一个让我们大家都很沉默的问题。他说:我们人类活着,到底是为了啥?那时气氛一直沉着,我不由得掏出了身上的一根雪茄。这根雪茄我一直放在身上,本是装逼多用,确实没有想到会有抽的一天。但那时我鬼使神差的,就给那根雪茄点上了火,不得不说,味道很怪,我呛了一口,喷出了一口烟,而那口烟正是雾都的根源。我一直把那根烟抽完,老实说,气味难闻,但自己装的逼,就是跪着也得装完。所以到了最后,我不禁泪流满面。我是到了后来才知道,那根雪茄已经发了霉。
    第二天,@拜伦 就去西班牙,这一去,没想到,就是一生。当然我那时还不知道这一点,只想着要好好创作。可惜脑袋里只是不断地盘旋着[email protected]:我们人类活着,到底是为了啥?
    我并不知道答案。
    后来,一个外国来的年轻人@陀思妥耶夫斯基 来拜访了我。他带来了他的书给我看。他的书让我有了很大触动,其触动估计不亚于昔日康德读到休谟的作品时那般。从此,我开始陷入了虚无主义的思辩。或许这种想法是正确的,又或者不是,我只能说它给我带来了很大的痛苦,我时常在思维的痛苦中倍受折磨。然而我深深明白,作为一个艺术家,人生的这种痛苦不应该传达给其他人,正如《宗教大法官》里的大法官里一样,自己背上了十字架,为的是更多的人,因此我笔耕不缀,创作许多优秀作品来脍炙人口。
    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思绪的混乱是难受的,思索真理也是难受的。这种艺术家的敏感正是艺术家的使命。
    直至我百年之后。
    虽然我已经逝去,但现实的形体并无法阻碍我的灵魂,我时常在欧洲大陆徘徊(不幸的是被一个叫@马克思 的年轻人的发现了,他还给我请了个新名字叫社会主义,因为他并不认识我,我们语言也不通,他是德国人)我见过很多很多,也想了很多很多,但一直没得出什么结论。我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看着黑爵士在战场上牺牲,看着整个世界陷入动荡,我的灵魂又再次陷入不安,我忧郁了,正如世界上所有的聪明人。直至战后,两个年轻人的书,[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或者他们的想法不一定是正确的,但确确实实能够给予人以安慰。或者,我们活着,只是为了我们自己。
   “我们人类活着,到底是为了啥?”或许,这个问题,本不应是个问题吧。
 
 
 
 
 

言五毛 -

赞同来自: 苏二奶

当你正在努力寻找一个装逼的方法
当你注重一个逼要装得清新脱俗幻真幻假
当你苦觅逼乎,找不到一个属于自己,适合自己的高逼格
可是你忘了
装逼,并不是为了这个逼的结果
在装逼和装逼结果之间的那段时间
不管结果是装逼成功还是装逼失败
都是一段非常宝贵的装逼经验
就跟一杯水一样
你怎么喝,那都只是一杯水
用一个诡异的姿势喝,还是普通的姿势喝
只要内心觉得自己正在装逼
本身就幻真幻假
至于清新脱俗
一边喝,一遍念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自然,就成了

郭靖 -

赞同来自:

俗话说,路是走出来的,逼是装出来的。装的人多了,也就成了逼。正如LZ所说,装逼乃国之良测,乃强国之路也。我国人口多,逼也就多了,毫无疑问是个了装逼大国。什么?你问装逼有什么用?对不起,这个问题太浅显,乔帮主不予回答。

羅玉鳳

赞同来自:

我的艾迪好不好

苏二奶 -

赞同来自:

阁下难道没有刷过豆瓣吗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