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玄幻小说里设计一个哔炸天的人物?

就是那种抬手间毁灭无数生灵的。
已邀请:

Bjarne Linus -

赞同来自: 雷军 王通 大逼王 貳識鬖 iverdigris 浙江卫视更多 »

一个怎么装逼,我可以给你仨。
===========装逼的分割线==================
聂镜渊对王沢雪有着极其深沉的爱。

他们总是漫步在天津圣罗茨菲尔梅·王进喜实验附中宽达五千米的大马路上,在一个鞍山那么大的音乐教室中唱着歌,拉着大提琴,享受晨光的爱抚与晚霞的追捧。
他们坚信,他们会永远在一起。

圣罗茨菲尔梅·王进喜实验附中是一所贵族学校,生活着地球上已知的所有贵族,这其中有全世界最漂亮的女人与全世界最有钱的公子,如果不考虑恶性通货膨胀,我勉强可以告诉你,他们这些龙霸天族人每个月的生活费是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万元。
只有钱还来不了这里,进入圣罗茨菲尔梅附中的另一个条件是必须在中国中等教育水平考试-江苏卷(简称江苏中考)中拿到750分。
为什么我们从没听说过中考满分的学神存在,而只知道接近满分的学霸?因为这些学神在批卷过程中就已经被圣罗茨菲尔梅附中抓走了。

总之他们都很完美。

聂镜渊这几天发现王沢雪在不断的疏远自己,在每次晚自习前的晚餐之后,王沢雪就会甩开聂镜渊的手,独自沉默的走在圣罗茨菲尔梅附中宽达五千米的马路上。
聂镜渊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有谣言说,王沢雪在外面有了别的男人。
又有谣言说,聂镜渊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这话不是没来由的,确实有一个两条黑丝大长腿天天勾着聂镜渊不放。但是聂镜渊并没有搭理过他。
聂镜渊是高冷的。

聂镜渊虽然对王沢雪在每天晚餐后疏远他有些不满,但他也并不听信比亚洲还要庞大的校园里针对他们两个龙傲天中的天子骄子的传言。
然而一场危机的阴影正在不知不觉中笼罩二人。

在一个刮着梅超风的雨夜,校外的混子们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领头大哥只觉声音肃穆,电话那头不是个人,倒像个食人的厉鬼,他颤抖着点头应允。

于是那天放学有三千个混子挤在长安奔奔、天津大发或者奇瑞QQ里,沿着高架一路袭来,你可以想象一下五百多辆面包车浩浩荡荡的场面。

古诗云,长安奔奔穹窿走,天津大发动地来,一把砍刀惊寰宇,敢问大哥混哪里。
都是道上人,杀气腾腾,就把傍晚正在附中五千米大马路上散步的王沢雪给围了,此时在小饭桌吃虫子的聂镜渊被那个妩媚胸大的女人缠着不给走,这女的敞着一对大奶说大哥我要给你生猴子,聂镜渊眉头一紧,吃饭速度自然减慢。

当三千混子正准备对王沢雪展开惨无人道的真心话大冒险时,一个人打着闪光BUFF从天而降。
圣罗茨菲尔梅附中2015级转校生——罗镶钻。
有人说他是全世界最帅的公子,有人说他的全世界最有钱的土豪。他是当之无愧的天津先生,地球之星。
就这样,在这危急的关头,全世界最帅的贵公子罗镶钻从天而降,他打倒了丧彪、黑子、狗老七还有瘦猴,在混乱之中又不慎给了王沢雪一巴掌。他是五千米大马路上最后站着的那个人。

他对捂着脸的王沢雪,温柔的说:我要送你一颗电冰箱那么大的钻石,因为我爱你。
在当天晚上,王沢雪和聂镜渊就发生了争执:
“你根本就不爱我!我差点被坏人抓住!可你却和那个低年级大胸妹出去了,你还给她买卡地亚!”
“我没有!是她缠着我!”
“我看到她吻你!”
“你怎么不讲理!人家明明是Blow...算了,你不懂!”
“原来罗镶钻说的对,你是个人渣!”

聂镜渊震惊了,他自然听说过天津公子、地球之星——全世界最帅的贵公子罗镶钻先生转学到圣罗茨菲尔梅附中的大新闻。但他没想到,自己心目中的世界第一公主王沢雪居然会丧心病狂的抛弃自己爱上他。
他的心碎了。
灯影键盘声里,天犹寒,热水喝不完。梦中丝竹轻轻唱,楼外楼,山外山,公主沢雪人未还,人未还,雁字回首,宝马早过忘川,车座里男子泪满衫。扬花萧萧落满肩。落满肩,笛声寒,窗影残,关上奥迪天窗,烟波发动机声里,何处是江南。

在一个春风沉醉的晚上,在全世界最高最奢华最他妈贵的沙县如家大酒店里,罗镶钻搂着王沢雪说你不要哭了,别难过,今天你在我这睡,我去朋友家,明天我替你好好说说聂镜渊,我为了你,买下了整整一层,你想放松一下,用我的三层楼高射电望远镜看看海王星吗?你想要,我也能买给你。我爸爸昨天刚买了月亮……

王沢雪望着罗镶钻帅气的面孔,留下了珍珠色的泪水说。他不能这么做,他还爱着聂镜渊。他对善良的罗镶钻说:
你走吧,我配不上。破牛仔裤怎么和晚礼服站在一起,我的吉他怎么可以和你的钢琴合奏。

然而她已经喝下罗镶钻倒好的水。
里面有罗镶钻授意仆人浸泡的安眠药。

她忽然感觉好困,想要睡一会儿。
闭眼前她看见罗镶钻桀桀的笑了。

此时痛苦的聂镜渊在月光下无助的奔跑,他要去见自己一生的爱人,通过地球行星防御理事会特供的手机全宇宙定位系统,他发现王沢雪此刻正在全世界最奢华最牛逼最他妈贵的沙县如家大酒店里。

他冲进去,推开门,发现王沢雪躺在大床上,突觉脑后一阵闷响,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等他醒来时,自己被绑在了椅子上。

心爱的女人赤身裸体的睡在眼前,她喝了安眠药,浑然不觉,但眼中有泪,而罗镶钻这个禽兽正爬在她的……
此处少儿不宜,省略一千字

“哈哈哈哈哈哈,一个傻x的女人,一个傻x的男人,我怎么会输给你?!聂镜渊!我一直不如你,现在我要给你看,我要让你痛苦!"
罗镶钻如是说。

聂镜渊作为世界最帅的男人之一,看着世界上最圣洁最可爱最漂亮的女友,世界第一公主被世界上最无敌最潇洒的公子压在胯下,天地崩坏。

这种事大概也只会发生在圣罗茨菲尔梅附中,在这个比亚洲还大的中学中的全世界最奢华最牛逼最他妈贵的沙县如家大酒店里,正在上演一出不属于人间的悲剧,心爱的女子陷入昏迷,被恶徒那啥,爱她的男子被绑在椅上,只能睁眼哭喊。那些在聂镜渊的生命中绽放过的花朵,那些在他头顶飞逝而过的流星,那些曾经温暖的诺言和温和的笑容,那些明亮的眼神和善良的任性,瞬间成为他难以抚平的伤痕和无法忘却的纪念。

一番,不,好几番云雨之后,聂镜渊的嗓子喊哑了,罗镶钻也精疲力竭。

王沢雪转醒过来,见到罗镶钻,再看看自己,又瞧着了聂镜渊,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哇的便哭。我要找妈妈!!不是不是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
“哈哈哈,乖,沢雪,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罗镶钻点了根烟。

这一刻,王沢雪看起来是那样的无助,那样的苦楚,她想哭,却哭不出来,想叫,却叫不出来,她看着绑着的聂镜渊,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早该信你。

聂镜渊望着王沢雪美丽的面庞,无话可说。我还爱你良久,聂镜渊终于说出了一句话。
王沢雪的珍珠泪一滴一滴的从那张世界最美的脸庞滑下,她望着聂镜渊,喃喃的说:我错了,已经晚了,我已经配不上你了……天亮的时候请你打开窗……对我说晚安……因为我要走了,我真的要走了。
随后她挣脱了罗镶钻的怀抱,跑出了全世界最奢华最牛逼最他妈贵的沙县如家大酒店里。跑入了比一个亚洲还大的圣罗茨菲尔梅附中校园中。

两个男人楞了一下,转身便起。
在漆黑如墨的夜晚,二人用不同的方式在比亚洲还大的圣罗茨菲尔梅附中中寻找着世界第一公主王沢雪。

聂镜渊知道王沢雪在哪,他知道那个小饭桌里一定有着不能说的秘密。
小饭桌的五十层大楼闪着幽光,大门紧闭。
聂镜渊流着泪疯狂的敲着门:王沢雪开门呐!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开门呐!你有本事考附中你有本事开门呐!开门呐开门呐!
王沢雪开门了,带着一张不属于人类的苍白面孔。
“我来告诉你真相”

半小时后,聂镜渊颓唐的走出了小饭桌,他终于知道了王沢雪疏远自己的原因。此时此刻,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他好似又听到了王沢雪的大提琴声,那大提琴的声音就像一条河,左岸是他无法忘却的回忆,右岸是她值得紧握的璀璨年华,心中流淌的,是他年年岁岁淡淡的感伤。他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爱。

罗镶钻发动全世界的军队对圣罗茨菲尔梅附中进行了地毯式搜查,终于在又一个半小时过后找到了王沢雪。
此时王沢雪正带着一双不属于人类的苍白面孔,沉默的坐在小饭桌前。
罗镶钻桀桀的笑着,在背后军警的护卫下,一步一步的走进王沢雪。

王沢雪发话了
“罗镶钻,我有绝症!”
“没事,我不怕,这阻挡不了我和你爱情的火花,快,不要再管那个可怜的聂镜渊,来我的怀抱,来我的王座!”
“我得的是艾滋病!”
“!!”

罗镶钻死在那个军警倾巢出动后的清晨,他用刀隔开了自己的手腕,躺在草坪上,享受着生命流逝的舒爽和无情。聂镜渊站在罗镶钻的尸体前,他依然匍匐在时光中,等待心里一直等待的东西,尽管它从来没有出现过。聂镜渊躲在某一个时间,想念一段时光的掌纹。躲在某一个地点,想念一个,站在来路,也站在去路的,让他牵挂的人。或许又要等到很久之后,在某一个清晨,在一个陌生的街道,回首又见她。
 

查尔斯·狄更斯 -

赞同来自: 雷军 内涵霸主彩色哥 闷声不作死 装逼小队长

很久很久以前,神州大地的某位少年天赋异禀,敏而好学,天性纯良。然而,不幸的日子来临了,域外魔岛的数位魔道中人对神州大地施以万花魔窟的幻象,企图给神州大地带来黑暗与绝望。在可怕的绝望中,少年终于以他可怕的本能,顿悟了传说的天道秘笈——麒麟臂,得以破窟而出。就此成为了传说中的贤者。贤者深知麒麟臂的可怖,不得已将其封印。
然而万花魔窟的可怕却没有就此消失,诅咒像梦魇一样如影随形。少年时常在痛苦的诅咒中苦苦挣扎,不得以只得施以解印的咒语: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
这时麒麟臂就会爆发它毁天灭地的威力,不出手则以,一出手便是化去亿万生灵。
终于在数次麒麟臂地大肆攻击,集中歼灭中,那数位魔道中人终于魔力尽失,威力不在。贤者不得不若有所思,露出了恬静的笑容,和平的生活终于还是回来了,神州大地又恢复了太平。
然而,少年还是太天真了。魔岛上有数位年轻的魔道强势崛起,誓发夺回魔道先人的尊严,万花魔窟诅咒的可怖又再次笼罩神州大地。
少年不得不再次挑起肃清魔道的重任,正义的挑战还在继续,麒麟臂也必将再次生灵涂炭。而只有少年自己心里知道,自己在无尽的战斗中是多么痛苦,多么渴望和平的生活......

雷军 -

赞同来自: 大逼王

话说天下大势,合久必分,而分久必合。当今神州之大陆上,屹立着最大门派“雷风派”,横扫六合,席卷八荒,在每年举行的斗法大会之上霸占第一宝座长达十数年之久,令各门派心悦诚服遂加入其麾下。然而谁曾料想,这样一个如此彪悍之门派,一年以前竟濒临灭门之危。

而解救这场危机的,则仅是看似普通的区区一位少女,由她牵头的一股九人势力实现了门派的伟大复兴。

(我要开始中二了)
 
该位少女天赋异禀,敏而好学,天性纯良。而她亦有着门派长老之女这般显赫的家世,幼时便天赋异禀,令门派长老也连连赞叹。
 
长老曰其女日后必成大器,便不顾世人惊愕之目光,在此女年幼之时即将其心腹之法器传予其手,法器尽管看似普通,对于寻常人等甚至只认作豆腐作坊之器物,但若仔细观瞻,光是其上的铭文「八十六」就透露不凡,拒凡人于千里之外。
 
正当人们担心此等神器凡人无法领悟之时,少女,竟以她可怕的本能在五年之内,就升入化境,与「八十六」灵犀相通、人器合一。随后更习得上乘真传,仅凭挥舞「八十六」时的惯性生出的气场,就达到神阻杀神,且凭借法力将无数器材党斩于马下。曾有一不识相者妄图凭借手头「西瀛战神」之名器与其一战,结果此器材党自身修为不足,仅三回合,名器便殒,不得不以钣金为由退出战局。
 
此种对付器材党之绝招旋即名扬天下,因少女挥动「八十六」之姿态恍若漂浮般游移,人们因此将此种姿态与气场之源惯性结合起来,为其赐名「惯性漂移」,闻着无不胆丧,而少女亦因此成功升格为女主,前往东瀛名曰「木坂」之地学习音律,使技巧更为精进。
 
世事难料,一年后当女主由「木坂」载誉而归之时,却见门派一片萧瑟景象,这皆由于域外魔岛的数位魔道中人对神州大地施以万花魔窟的幻象,给神州大地带来黑暗与绝望。在如此黑暗与绝望之中,女主深爱的门派,正濒临命运中似乎无法跳脱的灭门......
 
女主常在痛苦的诅咒中苦苦挣扎,不得以只得施以解印的咒语:“可能性,感之时,然,行动。无悔之目光中,自有前路。”,不断的重复必会带来精进,一瞬,女主可怕的本能再次发威,不仅操纵「八十六」之技巧更为熟练,更拥有了足以成为皇者的力量和无比的感召力。随后,女主便凭借皇者之力,吼啸散了天空的阴霾,仿佛一条道路便出现在其眼前,令她心动而坚定不已....
 
凭借其无上之感召力,女主不再是孤军奋战,此时她的身边竟出现了八位贤者,而这些德高妄重之贤者竟心愿归顺于女主。一股新的力量在此时集成,人们不敢相信沙俄之生徒会长、名门医馆之千金,甚至是江湖中富有盛名,每次出招前必行左右手金属礼并大喊招式名,依旧保留少时体貌的二百五十二岁泽矢高僧,能够与一位强大但初出茅庐者如此齐心。有西洋者曰,此景如同其故乡希腊的美之女神「缪斯」一般光彩夺目,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终于,这股如同「缪斯」一般的新势力,在第二次年度斗法大会上一举夺魁,令域外数位魔道中人终于魔力尽失,威力不在。魔道中人的魔魁更加想不到,这股势力在半年前还由于“其中一员欲进京修行,无法同心作战,头目消沉而无法参加首届斗法”这种问题困扰着,此时便一扫阴霾回归神阻杀神之况,不得不佩服。
 
和平的生活回来了,神州大地又恢复了太平。女主登上新的掌门之位,「缪斯」中其余八人也成为门派悍将,却未能结束正义的挑战,如今又即将重操「八十六」前往秋名之地肃清魔道阴云......只有少女自己心里知道,自己在无尽的战斗中是多么痛苦,多么渴望和平的生活。
 
 



第一次中二发病写设定,大家见笑了。
部分片段参考@查尔斯·狄更斯 ,衷心感谢。
框架参考某D与某生活,强行串联。 
 

逼乎管理员 -

赞同来自:

采访我,然后你就会获得设计原型。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