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庞麦郎《我的滑板鞋》歌词的文学价值

已邀请:

雷军 -

赞同来自: VAN様 没有逼装的同学 京东快递 长孙永浩 逼乎元老 立花里子 装逼王 wanng 人民曰报更多 »

谢邀。
我也不懂文学,因为我是程序员出身,是一个技术青年。
因此对于这首歌的歌词我无法从词句上分析。

**不过,它真的让我回想起那个五年前难忘的夏天和四年前闪耀光芒的那一刻。
为了表达我对这首歌词作者的敬意,我决定用相同的文体表述我的感受。

请洗耳恭听。**


有些事我都已忘记
但我现在还记得
在一个早上
阿黎过来问我
今天怎么不开心
 
我说在我的想象中
有一部小米机
与众不同最流畅
当砖肯定棒
 
整个市场找遍所有的街 都没有
他说
将来会找到的
时间 会给我答案
 
星期天我开始研究
依然没有出现
一个月后 我出了米柚一点零
那边的人们称它为系统之王
 
时间过得很快
夜幕就要降临
我想我必须要离开
 
当我正要走时
我看到了一块小主板
那就是
我要的小米一
 
我的小米一
时尚时尚最时尚
拿它在手上我情不自禁
摩擦 摩擦
在裸露的板上摩擦
 
灯光下我看到自己的身影
有时很远有时很近
感到一种力量
驱使我的脚步
 
“有了小米机 什么都不怕”
一触两触 一触两触
一触一触似爪牙
似魔鬼的步伐
摩擦 摩擦
 
我给自己打着节拍
这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刻
我要完成我最爱的米一
在被嘲笑的目光下
在这初生的契机上
 
我要告诉自己
“这是真的,这不是梦”
 
一触两触 一触两触
一触一触似爪牙
似魔鬼的步伐
摩擦 摩擦
在这裸露的板上摩擦
似魔鬼的步伐
摩擦...
 

 
 

36603620_11.jpg

当初第一台可以打通电话的MI1,真的只是一块如此的主板。
之后我让我的团队把它组装好,卖¥1999 RMB。
Then legend begins.

不撕逼,谢谢。

 

谢邀,极富文学价值。
尤其是这句

在光滑的地上,膜蛤,膜蛤

谢邀。
不能在装逼王面前装逼。
不能在装逼王面前装逼。
不能在装逼王面前装逼。
重要的事一定说三遍,所以我来回答下问题。
 
看来装逼王是很了解我的,知道我在文学方面有很高的造诣。
下面来深入解读一下这首歌的歌词:
有些事我都已忘记——他已经忘了
但我现在还记得——但是他又记起来了
在一个晚上我的母亲问我——他记起来了但是他不说,所以他妈妈才会去问
今天怎么不开心——因为他面瘫,脸上藏不住事情,暴露了他心中隐藏的秘密

我说在我的想象中有一双滑板鞋——开门见山,直接引出主题
与众不同最时尚跳舞肯定棒——讲述关键词的特点与功效
整个城市找遍所有的街都没有——讲述他寻找鞋的时候的困难,第一次波折
她说将来会找到的时间会给我答案——他妈妈作为比他更加有经验的长辈,给与他更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

星期天我再次寻找依然没有发现——第二次寻找鞋的波折
一个月后我去了第二个城市——开始第三次的寻找之路
这里的人们称它为魅力之都——他所到达的目的地——5W原则的where
时间过的很快夜幕就要降临——他所处的时间——5W原则的when

我想我必须要离开——他的心理状态——5W原则的how
当我正要走时我看到了一家专卖店——他停下来的原因——5w原则的why
那就是我要的滑板鞋——他的目标——5W原则的what
我的滑板鞋时尚时尚最时尚——一波三折的高潮,他买到了那双滑板鞋,说法委婉,但是由简单直接,读者可以知道他买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回家的路上我情不自禁——一个情不自禁点出人物的心理状态,兴奋激动却又表现得很淡定。
摩擦 摩擦——为什么情不自禁,仅仅是动作描写,又直接突出上文中的情不自禁,运用了西方文章中的反复的修辞手法。
在这光滑的地上摩擦——庞麦郎也知道,重要的事一定要说三遍,并对上文中“摩擦”这一名词进行解释

月光下我看到自己的身影——文章开始进入朦胧派的表现手法,英国的莎士比亚,中国词人李清照都是这方面的好手。
有时很远有时很近——近中有远,远中有近,朦胧晦涩的景象描写
感到一种力量驱使我的脚步——神秘的感觉是朦胧派的特点

有了滑板鞋天黑都不怕——成人又回归童话,说明他有一颗童心,都不怕则是关键点
一步两步一步两步——又是反复,庞麦郎对西方文学的造诣很高
一步一步似爪牙——这一句与上一句是全文的关键点,只有清乾隆帝的《飞雪》可以与之媲美(一片两片三四片。。。)
似魔鬼的步伐——魔鬼的步伐,童话般的哲学,唯心主义的巅峰,我已经无法赞美了,请@柏拉图
@亚里士多德
@苏格拉底

摩擦 摩擦——一名文艺年,又懂得c语言,这就是一个循环语句的跳出结构,类似于break,或java的goto
我给自己打着节拍——鹤立鸡群,孤芳自赏之感油然纸上
这是我生命中美好的时刻——对生活的赞美viva la vida
我要完成我最喜欢的舞蹈——有志青年,文学的造诣已经这么高,还要panden另一个高峰
在这美丽的月光下在这美丽的街道上——又回到朦胧,即将进入尾声
我告诉自己这是真的这不是梦——既现实又朦胧,这是对佛学的阐述参见《金刚经》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司马光 -

赞同来自: 装逼王 大逼王 京东快递 太上老君 Glue9 人民曰报更多 »

谢邀,我来了,放下手中的石块和眼前的缸来了。
我认为这首歌的歌词不仅通俗易懂,还存在着一些蹊跷。
以下部分摘自网络。
 
滑板鞋的歌词接地气易懂易学会,但是这首歌的歌词中存在了很多情节上和逻辑上都不合理甚至诡异的地方。我来分析一下歌词中的疑点。
首先需要弄明白的几个问题是,
  1. 买到滑板鞋那天主人公的大概年龄
  2. 主人公居住的城市
  3. 关于魅力之都
  4. 关于这双滑板鞋
第一个问题,关于主人公的年龄,为什么有必要弄清楚,是因为根据全文的细节分析,只有一个年龄段才不会与整个剧情冲突。首先,买到滑板鞋的那天主人公的年龄不会太大,因为他仍然和母亲住(当然这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母亲对主人公说话的语气。主人公和母亲的对话中母亲先是问他“今天怎么不开心”,接下来又告诉他“将来会找到的,时间会给他答案”,那么对于一个成年人或者完全成熟的孩子,一个母亲是不会用类似于“怎么不开心”、“将来会”这样的措辞,因此主人公要么是个智障儿脑部发育不良的大人,要么是一个16-20岁左右的少年;同时主人公的年龄又不会太小,因为在一个月后他独自一人去了另一座城市,这个城市被称为魅力之都,能叫得上魅力之都的地方,应该是个面积不小的人口众多的繁华城市,他既然和母亲同住,母亲又能放心的让他一个人去大城市逛街,说明他至少是十七八岁以上了,同时也否定了主人公智力低下这个可能(否则母亲不会放心让他一个人出去买鞋)。那么主人公的年龄我们锁定在十八九岁左右,差不多是刚刚满足法定考驾照的年龄(也差不多是刚刚满足法定允许考取挖掘机驾驶资格证的年龄)
 
第二个问题和第三个问题要一起分析。关于主人公当时居住的城市。我们首先能确定的是,这个城市的规模绝对不会太大,至少能让一个十九岁左右的少年在一天的时间之内跑遍所有的街(参见“整个城市找遍所有的街都没有”),其次,在距离这座城市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城被称为魅力之都。这个魅力之都的和主人公居住的城市之间的距离是个很大的问题,歌词明确交代了“时间过的很快夜幕就要降临,我想我必须要离开”也就是说主人公是当天往返,不打算过夜。而他回家的交通工具既不是飞机也不也是高铁,却是纯靠步行(参见“回家的路上我情不自禁,摩擦摩擦,在这光滑的地上摩擦” 说明主人公是步行回家的)。那么这两个城市的关系就很奇怪了,歌词明确的说了,居住地是座城市,(参见“整个城市找遍所有的街都没有”),而“我去了第二个城市”也说明居住的城市是独立的,至少不是魅力之都的一个市区或者城中村、市管辖范围内的县城之类,那么两个城市的距离近到一个十九岁左右的少年步行当天可以往返,却在行政上市区规划上都各自独立,这是一个不符合逻辑的地方。我们在接下来会继续分析
 
第四个问题是关于滑板鞋,这是本文章重中之重的讨论点。主人公在买到这双滑板鞋之前,他是没见过实体或者图片的,(参见“我说在我的想象中有一双滑板鞋”)。请注意主人公在买到之前是否见过这个鞋的样子,区别是很大的。如果见过,那是很正常的现象。比如他在逛街的时候看到双挺喜欢的鞋子,想买但是没他要的号了,他会惦记着去某宝上搜搜看能不能买到,这种情况很常见。但是如果他没见过,只是想象了一下,就能在看到第一眼确定“那就是我要的滑板鞋”(参见“当我正要走时我看到一家专卖店,那就是我要的滑板鞋”)这是很不符合逻辑的。
我们来看一下当时的情况:夜幕就要降临了,主人公打算离开了,却看到一家专卖店,然后马上锁定了那就是他要的滑板鞋。也就是说,发现这个专卖店并不是主人公特意逛街走巷寻找的,而是无意中看到的,歌词中说的是“看到一家专卖店”而不是“走进一家专卖店”看到专卖店就看到滑板鞋了,说明滑板鞋至少是在橱窗展示的。问题是,一双想象中的鞋子,主人公只是在不经意中发现的专卖店瞥了一眼,居然就确定了这是他要的滑板鞋(歌曲在这个时候也能听到歌手的语气是兴奋的),那说明这双鞋子至少在外型上,和他想象中的样子有着极高极高程度的相符性。这就很奇怪了,鞋子长什么样子不是问题,问题是主人公想象到的怎么会和一双真实存在的鞋子如此相似!我们可以按照正常思维推敲一下,假如你想买件衣服,你最多知道你想要的大概款色、花式、颜色、价位,这些是可以心理预期的,然后你去挑选,但是从来不可能在脑海中想象了一个衣服的形象,具体到纽扣针脚,然后到处跑买不到,结果最后居然还发现真的有!这是不符合逻辑的。
 
更不符合逻辑的是主人公发现鞋子后的反应,我们结合歌曲的唱腔和歌词的剧情,主人公发现这个滑板鞋的时候完全是惊喜或者喜悦,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质疑,仿佛他认为的确就应该存在这么一双鞋来等他买似的。
这就有问题了,我们需要先考察一下主人公得到这双鞋的概率。从逻辑上来讲,你凭空想象出一双鞋,居然真的能买到一双一模一样的,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从剧情上讲,他在居住地找鞋子没找到,换个地方继续找,要回家的时候无意中发现鞋子了,各种开心各种秀,说明他买到鞋子是偶然事件。但是从主人公的心理预期上讲,在一座城市,找遍了所有的街都没有,然后换个城市继续找,找到以后来了句“那就是我要的滑板鞋”,这说明他心里就觉得买到这个鞋子是天经地义的事,甚至他从来没考虑过想象中的鞋子是否真的有这么个问题,也就是说在主人公的思维中,不存在是否有这双滑板鞋的问题,只存在能不能买到找到的问题,在他看来,买到鞋子是个必然事件。
 
好了,一个少年,买到了和想象中几乎一样的滑板鞋,一个在逻辑上几乎不会发生的不可能事件,以一种偶然事件的方式发生了还不算,却更以一种必然事件的方式存在于这个少年的心理预期中。
这个诡异之处,仍然需要再来讨论一下他之前到底有没有见过这个滑板鞋的样子。可能你会说,为什么非得反复纠结主人公见没见过滑板鞋的问题,我来告诉你,见没见过滑板鞋是最直接的影响了他的心理预期!举个例子,如果你在上学的时候看到同学有一双特漂亮的鞋,你也想要,但是买不到,你可能会去到处找专卖店找能买到的地方去买,因为你潜意识里知道这个款式的鞋子是存在的,所以你只考虑在哪儿能买到的问题;但是如果你只是想象了一双自己心目中的鞋,你的潜意识里是默认它是不存在的,至少不会驱使你到处找,因为你不能确定是否能找到,万一哪天找到了,肯定第一反应是我艹居然还真有,就像我们到了一个从来没去过的地方却觉得场景熟悉,肯定会心里发毛,非常惊讶。
但是你再看看主人公看到鞋子的反应,“那就是我要的滑板鞋”,那就是,说明他看到的这双鞋和想象中几乎完全一样!而主人公从始至终给滑板鞋的特征形容都是“时尚时尚最时尚”,这说明滑板鞋的外形一定是很具有特色、很醒目、回头率很高的那种,也就是说这双滑板鞋的外形不平庸,不大众化,不是那种随便一想就能想象出来的,而想象出来了那么具体的形象的主人公,抱着一个类似于这双鞋一定存在的心理预期,到处找,找遍城市所有街都找不到还不行,星期天又去找没找到,然后隔了一个月又去另一个城市找,找到了以后完全没有质疑为什么会真的买到这么双和想象中一模一样的鞋,特高兴的穿上就往家跑,路上还摩擦摩擦,这是非常非常不符合逻辑的!
 
还有一条证据有力的证明了不符合逻辑的地方:
歌词一开始,主人公就告诉母亲,“今天怎么不开心”的原因是,“在我的想象中有一双滑板鞋”,但是“整个城市找遍所有的街都没有”。一开始一听觉得没什么,但是我们用正常思维分析一下,一个人想象中的东西,先不说是否能得到,至少这个东西存不存在他都不能百分百确定,结果主人公却因为买不到这个鞋就不开心,这也是一个伏笔,说明从始至终主人公都是觉得这双鞋就是存在的,只是不知道在哪能买到的问题。
根据我们前边所说,对主人公在之前是否见过这双鞋的心理上的区别已经分析过了,而主人公的心理和行为上与客观逻辑相矛盾的地方,都指向一个问题——主人公最开始和母亲没有完全说实话,这双鞋他绝对不仅仅是想象出来的,他至少见过这双鞋的样子,至少有什么经历或者事件让他潜意识里百分百确定这双滑板鞋是存在的!
 
现在我们再重新看一遍歌词,来推敲一下主人公是在哪里见过这么一双滑板鞋。之前我们说过,主人公脑海里鞋子的形象,和他买到的实体是完全一样的,但这只是外形;其实我们看一下主人公得到鞋子之后的行为,他跳舞,摩擦地面,各种开心,这些动作都说明主人公穿上这个鞋子喜欢做的事儿是跳舞,也就是说他不仅在意这双鞋“时尚时尚最时尚”的外观,同时从实用功能的角度出发,他同样看重跳舞时的感觉。主人公的鞋子穿上以后的舒适度和触感、摩擦地面的感觉应该都是和他想象中如出一辙的,就算没有这么完美,至少不会相差太远,否则他会表现出失望。
那么主人公之前有没有见过或者试穿过这么双鞋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不符合情节逻辑。从主人公的年龄来看,他不管是在工作还是上学,如果是身边的人有这么双鞋,他看了喜欢,甚至拿来试穿了一下,想买,完全可以问一下在哪儿买的,没必要费那么大劲。因此主人公是绝对没有见过这双鞋的实体,至少在现实中这双鞋从来没有出现在主人公的生活中过。
现在范围已经很小了,这双鞋同时符合了以下几个特点:
1.主人公对它的外形和穿上的触感有着非常确定的了解;
2.主人公的意识中有着这双鞋的样子,而且是形象化程度非常高非常精确的印象;
3.这双鞋在主人公的生活环境中不存在,没有在主人公的实体生活中出现过。
4.主人公在真正拥有这双鞋后表现出的是心满意足和心安理得的喜悦。
主人公到底在哪里曾经见过或者拥有过这双鞋?答案呼之欲出——梦里。
 
我们再来看看这双鞋子本身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先看看主人公是怎么发现这双鞋子的。在魅力之都,主人公已经打算离开了,他居住地的方向是确定的,也就是说这两个城市之间的位置是不变的,那么主人公从哪儿来的就会从哪儿回去,他走的时候所处位置附近的专卖店,他来的时候应该是经过过才对的,即使是因为地理因素,他之前没有经过过这个专卖店,那为什么偏偏他来魅力之都逛了一天,来的时候逛的时候都没发现这个鞋店,非得要走了才冷不丁看到这个专卖店了?换句话说,如果是巧合的话,为什么白天逛街的时候就没这么巧找到这家店呢?我们分析,这家专卖店,或者说这双鞋,一定存在了一个因素,有这个因素主人公就能找到,没有这个因素主人公就找不到,这个因素是什么?是时间!是“夜幕就要降临”这个时间点,主人公在居住地找了一天没找到,因为一直是在白天!星期天去找也没找到,也因为是在白天!在魅力之都始终找不到直到夜幕降临了才找到,就是因为这个时候是夜幕就要降临了!第一次他没找到的时候,晚上和母亲发生对话,那个时候是晚上但是他已经回家了,真正他在夜幕降临这个时间点找鞋子只有这一刻,在魅力之都!这是这双鞋子第一个不对劲的地方。
 
在前边我们分析过两座城市之间的地理关系,我们只知道主人公的的确确是穿着新买的鞋子走路回家,因此推断两个城市距离很近,但是歌词只交代了他是走路回去的,并没有说他从居住地到魅力之都也是步行!他可能是坐大巴,可能是坐快轨,这都说不定,我们无从考证。但是我们姑且假设他是通过正常的交通设施来到魅力之都的,这就能解释两个城市距离过于近的问题,因为两个城市之间的距离如果是坐车当天可以往返的话很正常,而步行的话是不正常的,如果我们不固执的认为主人公是步行到魅力之都的,那么一切都解释的通了——两个城市距离比较近(只是单纯的近,没有近到离谱),主人公坐车来到魅力之都逛街,但是后来是自己走路回去。
为什么要走路回去?看一下歌词,“时间过的很快夜幕就要降临,我想我必须要离开”直到这个时候,我们都不能推断说主人公是打算走回去,确切地说,直到歌词进行到这一句,我们都不能确定主人公往返两城的真正交通工具是什么,但是在下文中,“回家的路上我情不自禁,摩擦摩擦”,我们能肯定的是,不管他是怎么来魅力之都的,不管他原先是计划怎么回家的,坐车也好,步行也好,但是当他穿上滑板鞋以后,他的确是步行回家的!所以滑板鞋极有可能决定了主人公要在夜晚,月光下,走路从一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这可以算作滑板鞋的第二个疑点。但是由于里边包含我个人猜测的成分,没有有力的证据证明,因此只能算是辅助观点,留作参考。因为万一他本来也是打算走回家也说不定。
 
如果说前两点只是我们凭空猜测推敲的疑点,那么接下来要讲的则是歌词中明确交代的穿上滑板鞋以后不对劲的地方了!
我们来看一下这段歌词:
那就是我要的滑板鞋
我的滑板鞋时尚时尚最时尚
回家的路上我情不自禁
摩擦摩擦
在这光滑的地上摩擦
月光下我看到自己的身影
有时很远有时很近
感到一种力量驱使我的脚步
有了滑板鞋天黑都不怕
一步两步一步两步
一步一步似爪牙
似魔鬼的步伐
这段歌词最开始的是主人公主观方面的欣喜,毕竟买到心爱的滑板鞋了!但是接下来占了全歌40%以上篇幅的重复歌词“一步一步似爪牙,似魔鬼的步伐”则完全没有体现他的心情,却在反复描述他的姿态!按照常理,一篇叙述故事的歌词,这个人想要得到这个滑板鞋,费了很大劲,最后终于得到了,在歌词的高潮部分,既没有反复强调他多开心,也没有反复强调这个新鞋子多漂亮,却单单强调他的步伐,他的舞步,这是非常非常不正常的!如果细心分析歌词,你会发现有一个主人公的心情侧重点的变化:
在真正穿上这双鞋子之前,他在母亲面前形容这双鞋子最时尚,在魅力之都不经意看到以后,也是在说“我的滑板鞋时尚时尚最时尚”,但是穿上之后,却开始反复强调“似魔鬼的步伐”!
 
这说明主人公在穿上鞋子之后发现这双鞋子不对劲了!
另外,还有一点。滑板鞋是什么鞋,这个概念可能很多朋友把滑板鞋当滑轮鞋或者旱冰鞋之类,其实滑板鞋本身是不能滑的,它是类似于帆布休闲鞋的穿上玩滑板用的。不管我们玩没玩过滑板,但是可以判断滑板鞋的鞋底应该是设计的有着相当标准的摩擦力,来保证玩滑板的时候能在版面上站稳才对。
那么主人公的行为呢?他强调自己的步伐、舞蹈。的确,主人公喜欢拿这个鞋子跳舞,但是要记住这双鞋“时尚时尚最时尚,与众不同”才是主人公喜欢它的根本原因!那么他费这么大劲得到的滑板鞋,而且是专门设计的鞋底摩擦力很大的鞋,偏偏用来在那搓地,你说奇怪不奇怪!正常思维想,刚买个新手机很多人都舍不得往硬桌子上放,而主人公对这双新鞋的感情又比随便买个新手机高很多,他却偏偏搓地,在那摩擦来磨擦去。这和他的本身意愿是不同的。
 
我们不妨作一个大胆的假设,魔鬼的步伐,摩擦摩擦,并不是主人公本身做的,而是鞋子带着他在跳舞!“感到一种力量驱使我的脚步”这是歌词原文,正常来讲,一个人要是有什么心理因素,那应该说驱使自己前进,或者指明前进的方向。但是这儿却非常具体化的说了有一种力量在驱使他的脚步。这是非常明显的暗示!这双鞋有问题。
主人公穿上鞋以后还出现了一个诡异的问题!影子!
“ 月光下我看到自己的身影,有时很远有时很近”
这句话乍一看很正常,但是仔细琢磨一下,第一,月亮光的强度是否能在夜晚投影。第二,有时很远有时很近怎么解释?第一个问题好说,月光大部分时间比较微弱,基本不能投影,但是也备不住这天月亮特别强,所以我们姑且假设月光能成功投影。但是第二个问题就无论如何都解释不通了,有时很远有时很近!这是路灯才有的投影特征,虽然月亮本身有自转公转,是动态的,但是以月亮的体积、和地球的距离来说,绝对不可能动态到一个走夜路的人肉眼能捕捉到月光下自己的投影有时很远有时很近的情况,因为以人类的眼睛看月亮几乎是静止不动的!月光下的影子怎么可能会有时很远有时很近,月亮和主人公之间的空间角度几乎是不变的啊!而且这个影子不可能是路灯的,歌词交代了是月光下的身影,同时还说了“有了滑板鞋天黑都不怕”,也就是说这个时候主人公身处的环境应该是除了月光外天是黑漆漆的没有其他光源。
而影子,和人本体的唯一交界点就是脚底,也就是在鞋子的位置。
 
滑板鞋的诡异之处:
  1. 出现在主人公的梦境中,同时现实中存在
  2. 现实中存在的专卖店只有夜幕就要降临的时候才出现
  3. 鞋子改变了主人公原定的交通方式(这一点有待商榷,暂时没有硬证据)
  4. 鞋子自动走路,并且走出了似爪牙、是魔鬼的步伐这样的诡异动作
  5. 鞋子在地面上连接着不符合逻辑的主人公的影子
现在在回过头来看主人公叙事开篇第一句
“有些事我都已忘记,但我现在还记得”
我们可以这样想,这首歌所讲述的故事,发生的时间距离主人公现在正在叙事的时间应该是间隔了很久了,一个久到能让主人公忘掉很多事儿的时间长度。但是换一个角度讲,主人公忘掉很多事儿,还记得这件事儿,这样的情况,不仅仅是时间推移会造成的记忆损失,也有可能是某些特殊事件造成的记忆断层!比如过度惊吓造成的,比如死亡。那么如果是这两种假设中的其中一种,这个突发事件的前后情景不断在记忆中重复,或者说别的事儿都已经忘记但唯独记得这个,也就是买滑板鞋的经历,也是情理之中的了。
 
_现在...让我们屏住呼气,再来听一下这首简单,好听,而诡异的歌_:


  我的滑板鞋




 
 
 
 
 
 
 
 
 
 
 
 
哦不好意思,上面那个放错了,这个才是:


我的滑板鞋



查尔斯·狄更斯 -

赞同来自:

这是我从未接触过的一个体裁,说不定又会掀起文坛上的一次重大变革。

MarkZuckerberg -

赞同来自:

Since this song, I have fallen in love with Chinese rap music.

装逼王 -

赞同来自:

文学我不懂,我邀请了几个懂文学的来看看。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