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逼不成反被艹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已邀请:

Bjarne Linus -

赞同来自: 詹姆斯·克拉克·麦克斯韦 鸿钧 装逼小队长

谢邀,众所周知,我在天津上学的时候,追过我们英语老师孙二娘的闺女。最后被一句手欠骂了回来。
然后我就怂了。
 
追不到就追不到呗,俗话说得好,好马不吃回头草,这事就这么完了。
 
当然只是我以为完了。
 
当时我在滨海新区的王进喜实验中学上学,有天晚上,我坐在我走廊墙角蹲着听着歌。
突然间我就被人甩了一巴掌

你问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那真是很响亮的一个耳光,把我的自尊都打碎了。我抬头一看,那小子染了一头黄毛,一肚子的胸肌。三个我加起来估计都打不过他。而且我们这学校是很乱的,各种小混混拉帮结派,每天晚上我在食堂吃虫子的时候都会听到各路大哥在商讨晚上堵谁。虽然我喜爱装逼,但是当时我顿时就怂了。但是我踏马不甘心啊,这小子他为什么扇我啊,难道是以为我在走廊墙角随地大小便?
我就问他你为什么扇我啊?
 
他说你他妈少废话
 
我说你为什么扇我啊
 
他又给了我个大嘴巴子

我不光扇你,过几天我他妈还要砍你




他如是说。
 
我呆住了。我不是没挨过揍,在我的学生生涯里,经历了太多这样的事情。但不带这样的,你可以打我,但是你得告诉我你为什么打我。
 
然后他转身就要走。
 
当时我就决定了,我要干他,这就是个傻逼,这样的人当然要反抗,不能怕他,不能怂,干不过也要干。就好像《功夫》里周星驰已经被火云邪神打扁了,但是他仍然要捡起树枝干他。
所以我决定要果断草他。
 
“站住”我说
“干啥”
“你要砍我,约个时间地点”我捂着脸说
“明天晚上,校门口,受死吧”他脸上闪过一丝邪魅的笑容。
 
他走了。
 
好的,我要跟他玩命。
 
我杀回了寝室,[email protected]凯。
“纳斯你咋了,脸让谁给亲了”
“有人削我”我说
“为啥削你”凯哥面露凶相
“不知道”我说
“哪班的”凯哥面露凶相
“不知道”我说
 
“你他妈咋啥也不知道”
凯哥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给了我两个大嘴巴子。
“但明天他还要找人砍我,晚上,在操场”我捂着脸,本来已经恢复点了
“反了他了”凯哥面露凶相,[email protected] @王源”
“在”
寝室另两个一脸腹肌的男孩也抬起头来。
“有人削咱兄弟,咱咋办?”
“草他!”三人异口同声
“我们是什么?”凯哥面露凶相
“火力男孩!”
 
当时我立刻就有信心了,我有一屋子的好兄弟。以后跟他们在一起,就算是掏粪我也愿意。
 
为了保证胜利,我又给九哥打了个电话,九哥听了之后非常愤慨,说明天找他们南开的人来帮我助阵。我整个人都激动起来了,人生中第一次草人,我很激动啊,我很高兴。
 
第二天晚上,我、九哥、凯哥、千玺和王源四个人站在了夜色笼罩的操场上。凯哥千玺王源都拿着钢管,九哥拿着大哥大,他叫来的南开黑社会都躲在草丛里,等那帮傻逼一来,九哥用大哥大发信号,黑社会就拿着家伙冲出来草他们的。
然后,我拿着苍蝇拍。
 
这真不是我怂,天津夏天蚊子太多了,如果没有人打蚊子的话,蚊子会极大的干扰他们四个的作战效率。
我们五个站在操场上,如同铁人一般,无数妹子从我们身边路过,用崇拜而又佩服的眼神看着我们。
我很自豪,装逼嘛。
 
这时候,校门口闪过一道强光,我以为是我们装的逼感动了天帝,给我们加了个闪光的BUFF。
定睛一看,是好几辆面包车从校门口冲了进来。
三辆面包车的驾驶技术很野蛮,直接开到了马路牙子上。车还没停,车门就开了,一个一个戴着鼻环,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大流氓子从车上冲了下来,三辆车,下来了四十多人。
 
肯定是超载了。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当时我有点怂。
不是只我,凯哥也有点怂,跟我说他有点饿了,要不咱先吃早饭去吧。
不行啊尼玛,不是说好火力男孩要一起草人的吗,你这样以后让我怎么跟你掏粪。
我赶紧让九哥把草丛大军叫出来,尼玛五颜六色男孩有四十多人,咱也不能输了阵势啊。
我发现九哥的腿颤抖着打了按动了大哥大。然后草丛里颤抖着冲出了五六个羸弱的眼镜男,穿着白衬衫,手里拿着喇叭条幅,条幅上写的是:

八班必胜




尼玛这是哪次运动会遗留下来的啊。另外这踏马就是黑社会?南开黑社会就长这样?
九哥颤抖着说他从来都没说要找黑社会,因为原话是这样的:

九哥听了之后非常愤慨,说明天找他们南开的人来帮我助阵。 



所以他找来的是拉拉队。
 
我日他妹!
 
很好,很好,我们去吃午饭吧,我跟凯哥说。
不过已经没机会了。
我们已经被五颜六色男孩三百六十度包围了。
 
在三辆面包车车灯的聚焦下,之前扇我那个黄毛男孩从五颜六色中走了出来
“是你小子”
“是我”我腿哆嗦
“还尼玛找了几个四眼鸡,给我们草的吗?”
面包车灯光聚焦拉拉队,其中一个眼镜男直接昏倒在地,另一个尿了。
这尼玛……
我鼓起勇气,朝着黄毛大吼一声

我们兄弟都在这呢,要杀要剐随你便,你要想让我们对你们这帮街头鬼子投降,绝不可能!!



其实我是很想喊的,不过声音已经哆嗦的不行了,并没有喊出来。本来还挺有气势的话…听起来就像……@初音未来
 
“你知道我为啥草你吗?”黄毛和蔼可亲的对我说
“我不知道啊”我要哭了
“谁他妈让你给我们孙二堂主闺女写纸条的”
“孙二堂主是谁”我脑子短路
“以前南方卖包子的”
“日!”
 
原来是孙二娘。以前在水泊梁山是黑社会,到天津还是黑社会,我党剿匪不力啊(╯‵□′)╯︵┻━┻
 
“我就是看她漂亮,我写张纸条有什么错”我眼里含满了热泪,“荷尔蒙不是我能控制的啊”
“谁说的,阉了就能控制了”黄毛和蔼可亲的对我说
 
我忽然想到这么半天怎么没人说话呢。
回头一看,除了我以外所有人已经尽数昏倒了,钢管和八班加油的条幅散落一地。
 
“还没打就都怂了,一帮傻逼”黄毛笑了
五颜六色男孩都笑了。
 
“草!你们可以侮辱我,但不能侮辱我的兄弟!”
我怒了。
 
“然而你能怎么样呢?”黄毛问我
五颜六色男孩都笑了
 
我眼都红了,肾上腺素在我的身上燃烧,我要进入狂暴状态了

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死。



我如是说
 
黄毛愣了,这句话把主语宾语倒过来本来是他台词
 
我抄出钢管,冲着五颜六色包围圈的薄弱地带就冲了出去,五颜六色男孩们看我眼都红了,居然没人拦我。
 
我就一直跑,他们就一直跟一直跟。我一口气跑到了学校旁边的石料山上。
 
就类似下图这种露天矿山。
!(http://zhuangbi.me/uploads/ans ... 1b.jpg)
还没等他们追过来我就爬到了半山腰,然后转身一望,大义凛然的说:

你们再过来我立马跳下去,我死给你们看



 五颜六色男孩都愣了。
 
目的达到,我真是条汉子,我都佩服我自己
 
然后五颜六色男孩都笑了
 
卧槽?好像有点不对劲?
黄毛从五颜六色中又一次走了出来:“傻逼,有种你就跳”
五颜六色男孩们:“有种你就跳”
 
日了狗了!激将法!他们以为我真不敢跳?!
我真不敢跳?图样啊!图样!!
其实……
 
我真不敢跳。
 
于是我下来了。
 
不过你以为我怂了?呵呵,怎么肯能呢。
我往下走了两步,还没等五颜六色男孩笑出声,我忽然间看准黄毛的位置,纵身一跃,对着他的屁股又抓又捏,最后狠狠的掐了一下屁股,抓了一下裆。
 
黄毛被我惊呆了,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他对我原来是个丹麦人的惊恐。
 
然而这种惊恐转瞬即逝。
 
顺理成章的,我挨草了,一帮人围着我,踢的踢砍的砍。
 
这场凌辱持续了半个小时,我喊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哥我错了



 
然后我在医院躺了一个月,回到学校之后,火力三人组已经转学了。听说他们现在真的在掏粪。
 
具体是什么感受,我想你能体会的到。不过这件事给我最大的教训就是:

不要勾搭英语老师女儿



但是!
逼还是要装的。
!(http://zhuangbi.me/uploads/ans ... 16.jpg)
 

Dulank

赞同来自: 装逼小队长 淘女郎

参考此新闻:

交往两年女友竟是男儿身
来源:法治时间|来源:法治时间 发布时间:2013-07-08 08:36
在常熟,一位从贵州来打工的小王在网上认识了一位“姑娘”,可恋爱两年后,近日,小王才发现自己的女友竟然是男儿身,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小王在网上聊天认识的“姑娘”姓石,石某自称也是贵州人,今年20岁。
小王很快被石某的温柔所打动,开始追求石某。不久,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小王说,他们两人一共约会过三次,每次约会石某都穿着一套少数名族服饰。
恋爱期间,石某先后多次向小王索要财物,收入不高的小王则省吃俭用,来满足石某的要求。后来,王某和家人多次提出要上门提亲,但一直被石某以各种理由推脱。几次三番之后,王某的堂弟觉得事有蹊跷。今年6月底,他隐瞒身份与石某在网上聊天。在相约见面的过程中,王某堂弟发现石某并不像是女人。
最终,小王拆穿了石某男扮女装的身份,还将石某扭送到琴湖派出所。民警经调查发现,石某确实是男儿身。他在两年时间里冒充女性和王某谈恋爱,先后骗取王某财物共计人民币一万多元。
目前,石某因涉嫌诈骗被警方刑事拘留。

CyAngO -

赞同来自: Castaway 淘女郎

我想我的经验更丰富些
自从上逼格初中学装逼,我就一直是年级倒数,装逼总是被吊打,没办法,装逼入门学对我这个小学连逼都没见过的人来说实在是太难了。
(装逼的说下-未完待续)

逼乎大神 -

赞同来自: 淘女郎

一个字:呵呵

马化腾 -

赞同来自:

为了被草  我也想装逼了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