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该怎样追一个女孩

那个女孩叫大和
已邀请:

Bjarne Linus -

赞同来自: 大逼王 京东快递 没有逼装的同学

题主说追大和,但其实上舰这种事我作为一个程序员是没什么经验的,这个问题应该请教将军@张召忠  
不过玉树临风的我对追女孩还是很有心得的,题主可以在里面找一些共通之处
 
众所周知,我被肛了两次,http://zhuangbi.me/question/581是在GNU的社区约炮结果约来了个黑大汉,http://zhuangbi.me/question/726是去你国鞍山买光盘。其实我在少年时还不是这样的,当时我还是一个正宗的异性恋,下面我来讲讲我小时候追女孩子的故事。
 
我很小的时候我爸就来你国淘金,1964年,我在天津读初三,众所周知,你国教育体制是很完蛋的。虽然我的智商非常高超,但迫不得已,也需要补课。我的补课地点就在天津滨海新区城市生活广场对面(两条街之外有一个神秘的瑞海公司)。天津的考试太难了,所以我们补课老师都是南开大学对口专业的老师,但还是经常讲着讲着就卡壳了,真没办法。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化学课刚下课时,作为一个芬兰人,我很好的继承了西方小孩质疑的天赋,一下课我就一巴掌把化学书甩在了老师脸上,质问他核裂变作为物理变化明明产生了新物质,为什么还说物理变化不会产生新物质。老师听到如此高深的问题,立刻变了脸色,支支吾吾的说“核物理的事……能叫物理变化吗……”我又把化学笔记甩在了老师脸上,你给我个说法。
这时候虚掩着的门开了,门口站着一个短发的小姑娘正站在那看着我,看见他那第一眼,我就差点给他跪下。如果凤姐是0分,芙蓉姐姐是10分,那这个妹子就是……当时我脑子里闪出一个数,6.02×10^23。
我顾不得扔在化学老师脸上的化学书和化学笔记,背起书包就跑,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赶紧把三个月没剪的鸡窝头收拾了。
第二天还要上课,剪头的时候我想着明天与此妹子相见的场面,循环傻笑。
 
当天晚上,由于没有书和笔记,连作业也没写成。第二天化学课化学老师为了昨天一箭之仇,雇了几个人,我一进教室就把我按地上打了半天。不过我一点也不生气,想到待会就要见到那妹子了,我又开始循环傻笑,吓的化学老师找来的几个打手落荒而逃。
 
终于,下课铃响了,大门打开,下面上课的几个妹子走了进来,其中那个短发妹子就站在队伍最后,瞥了我一眼,闪过微笑。我瞬间触电。
他看我了。
他一定看到了我帅气的面孔。
我摸了摸我昨天刚剪的,平均长度五毫米的头发,又摸了摸刚刚被化学老师的打手打的青紫的脸上的大包
我这么帅
他一定会
爱上我

一定会的
 
我拉着化学老师跑出了教室。
化学老师一出教室就开始哭
我说:[email protected] ,咱下课之后上课那班是几年级的教啥?”
化学老师的名字很洋气,[email protected] ,后来文革开始了,他从南开辞职改行卖药。
九哥还在哭
我说你哭啥
化学老师:“我艹尼玛啊,你刚才把我女票给吓跑了”
我回忆了一下,一进教室吊打我那几个打手里确实有一个张的与凤姐有几分相似
“这点破事,没事,弟弟再给你找一个”我说
化学老师不哭了
“能回答我问题不?”我说
“你问的啥”九哥说
“傻逼啊你,现在上课那个是几年级的教啥啊”我给了化学老师一个大嘴巴子
“不太清楚,好像是孙二娘的课”
孙二娘是这补课班的英语老师,以前是在南方开包子铺的
 
嗯,很好,既然补英语,那就说明这个妹子英语不好。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装逼呗,装逼很重要。我以女朋友作为威胁,和九哥制定了严格的英语装逼计划。
 
一、英语之战
化学课又下课了,那扇重如千钧的门打开了,妹子走了进来,我和九哥对视一眼,我清了清嗓门。我竖起中指,指向了桌上的苹果
“挖死呆死?”
“呆死椅子爱疯”九哥操着他那口标准的天津口音说道
“油啊ruai特,歪瑞古德”我朝九哥竖起中指
那妹子站住不动了,直直的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崇拜。
我送给他了一个帅气的眼神。
“那个……”妹子说话了
他要向我表白了,我抹了一把头发,上课之前我刚打了发胶,粘了一手
“你能让我进去吗?”他诚恳的看着我
我发现我站在他的座位上
 
“不好意思雅蠛蝶!”
我捂着脸,拉着化学老师跑出了教室。
 
第一次装逼就这样失败了。我跟九哥开始分析这次装逼失败的原因。
九哥是土生土长的天津人,生在天河镇,长在塘沽区,根正苗红,口音正宗。
而我更不用说了,作为一个芬兰帅哥,我操着一口正宗的赫尔辛基郊区口音。
那问题出在哪呢?
我俩讨论了三个小时,最后一致认定是因为,
我长的实在是太帅了
是的,太帅了,帅的让妹子丧失了理智,注意到了座位这种根本不是重点的地方。
胜不骄败不馁,我长得帅难道是我的错吗?于是我和九哥又做了新的计划,既然关心不行,那就要用深刻的了解和关心感动妹子
 
二、坐垫之战
英语课又下课了,那扇重如千钧的门打开了,妹子走了进来,我和九哥对视一眼,九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后面拿出一个帅气的大红色坐垫递到我手里。
这是我和九哥从小商品批发市场选了好几天的高端坐垫,上面印着我的偶像刘能的大照片,结合起来看,帅气至极。不仅坐垫外观上帅,实用性能也非常良好,可以迅速把人的菊花加热升温二十度。
我双手拿着坐垫,嘴角微微扬起,三十度鞠躬,把坐垫献给走到了我面前的妹子
“同学,天气冷了,注意保暖,这个坐垫,送给你”
那妹子站住不动了,直直的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感动
我微微抬头,送给他一个帅气的眼神。
妹子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九哥,又看了看自己穿着的白色短袖T恤,又绕了半圈,看了看屋里的温度计,指针指向三十八度五。
窗外阳光明媚,天气晴朗无云。
 
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不好意思雅蠛蝶!”
我捂着脸,拉着化学老师跑出了教室。
 
第二次装逼就这样失败了,我安慰自己说,赫尔辛基郊区的夏天不像天津这么热,我们夏天也是需要坐垫的。
 
晚上,我跟九哥坐在补课班的阳台上,望着天津港卸货的工人,感受着这座无情无义的城市。
“日了狗了”我说“这妹子也太矜持了,明明喜欢我,为什么就是不说呢”
九哥又哭了起来
“你哭啥”我说
“你说给我介绍女票,女票人呢?”九哥呜咽着
“你看你那样,怎么那么怂呢,不就是个女票,多大点事。明天我就给你介绍”我一脸不屑的看着九哥
九哥不哭了
“你也知道怂啊”他说
“这话怎么说”我看着他
“喜欢他你直说得了呗,干啥拐弯抹角的”九哥诚恳的看着我
我望着夜幕中的城市,扔下了手里的棒棒糖。
 
雄发指危冠,爱意冲长缨。
九哥击课簿,呓语高声呼。
纳斯死妹纸,提剑入天津。
心知去不归,且有后世名。
素骥鸣广陌,慷慨表白行。
金沙水拍云崖暖,壮士一去不复返。
人生自古谁无死,早死晚死都得死。
 
不就是表白吗,就是干,不要怂
 
三、表白之战
整整一节化学课,我都在草纸背面写纸条,因为总共就我俩,所以九哥一直在看着我写纸条。我俩斟词酌句,改的好不欢乐,一节课过去,情书终于写好了
“约吗?如果约的话,把纸条放在桌堂里,周二我来看哦^▽^”
下课了,大门打开了,我怕妹子看到纸条羞涩,拉着九哥迅速撤退。
 
周二,由于没课,我跟九哥撬门进入,进入漆黑一片的教室翻桌堂。终于在一团又一团的草纸中我找到了我写的那张纸条。
“成功了!”黑暗中九哥激动地打了我的脑门一巴掌。
我拿着手电筒照着那张纸条,字迹已经变得模糊不清,周围算的都是数学题。
“你确认他看见了?”我问九哥
“你不是说约吗,看看他到时候来不来不就知道了”九哥说
“来哪?”我说
 
然后我俩共同发现了问题。
第三次装逼久这样失败了,真是日了doge了。
 
晚上,我跟九哥坐在补课班的阳台上,我俩买了两袋方便面,望着天津港卸货的工人,感受着这座无情无义的城市,撕开袋开始干吃。
“我觉得吧,你还是得对她增加了解”九哥嚼着面饼,嘎嘣嘎嘣的
“咋了解?我下课他上课,我话都来不及说”我也嚼着面饼,嘎嘣一声,鲜血沿嘴角流下
“那我告诉你,我最近教他物理”九哥静静的看着我
“我日!”我把血抹了九哥一脸,“你一化学老师,教毛物理啊。你女票我给你介绍,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发展他当你女票……我日啊,绿你兄弟,你是不是人啊,况且师生恋啊好变态”我把九哥按倒在地,准备实施拳击
“别激动别激动,纳斯,咱们兄弟一场,我能日……哦不,绿你吗。再说我又不控萝莉,”九哥把我推开,接着说“给他上课,我了解到了一个重要情报”
“啥?”
“孙二娘是他妈”
“卧槽”我整个人都被震惊了,被面饼咯掉的牙瞬间止血
“卧槽……这不可能……这不科学……这么萌的妹子……”
“正好符合孙二娘的基因”九哥提醒我
“也是”我托着腮帮子,“然而这个消息并没有什么卵用,难道我要跟孙二娘提亲?还是先跟未来丈母娘搞好关系?关键是孙二娘是英语老师,我尼玛一个芬兰人,用不着学英语啊,话都说不上”
“不不不,还没说到重点”九哥把面饼吃完,单独把调料包拿出来,撕开,开始吃调料包
“重点是啥”
“咱们补课班书柜里的书都是孙二娘拿来的,很有可能就是这妹子以前的书”九哥看着我
“我可以通过这些书……了解妹子的……生活习性?”我瞪大了眼
“对头”九哥把调料粉喷了我一脸
“干干干,现在就干”我把方便面扔到一边,站起身来
 
两个小时后,补课班的高级保密书柜在我和九哥的螺丝刀的淫威下投降了。
我从书柜上随意抽下一本书,翻开一页,在漆黑的屋里艰难的辨认着书上的字迹。
“我叫璃莹殇·安洁莉娜·樱雪羽晗灵·血丽魑·魅·J·Q,今年十二岁,请大家多多指教”
“卧槽?这什么玩意?”我问九哥
九哥把书一把抢过来合上,书皮上写着《霸道总裁爱上我》
我俩赶紧把书扔了。
 
经过仔细辨认,我们终于找到了一本孙二娘带来的语文书。
翻开第一页,上面写着妹子的名字。
[email protected] ?”
“大概吧”九哥说
“诶,不对啊,孙二娘姓孙,他女儿怎么姓Ro呢,难道是仙境粉……?”
九哥像看傻逼一样看着我
 
指针指向了十二点,我跟九哥趴在地上,周围全是各年级各科的教科书,有人来看的话一定会认为我俩走在学渣逆袭的道路上。
“应该是个学渣”我合上物理书的最后一页,“一本书上干干净净的,除了名字之外没几个字”
我瞥了一眼封底,上面贴着吴亦凡
“不过字还是挺漂亮的”九哥说
“跟朕比差远了”我把书扔到一边,“另外这字尼玛写的也太小了,我眼睛都要瞎了”我继续吐槽
九哥换了个姿势趴着
“我发现了个问题”九哥说
“啥?”
“咱俩看了这么半天,好像并没有什么卵用”
“我想打你你知道吗”我躺在地上,困的不行,连着打了两个哈欠
一段沉默。
“其实我有个办法”九哥说。
“啥?”我要睡着了
“你下次把纸条夹书里不就得了,他的书啊,出现在桌堂里他肯定要看的”
“这倒是个办法”我眼皮渐渐开始合上
“别灰心啊,同学”九哥拍了拍我,不让我睡着,“你不要总是怕结果怎么样,肯定有会有结果的。做事就会有结果,不管做的是什么事都一样。善有善果,恶有恶果,或许这个果一时体现不出来,但其实吧……它已经埋到土里了,虽然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看见。但是……整个事情没有就此停滞。这段时间,其实一直都在发生很潜在的变化,就是这粒种子在不断地生长、壮大,直到破土而出……”
“少他妈废话,我们这找女票呢,你向让我跟你搞哲学?再说了,”我揉了揉眼睛,“他要是根本不喜欢我,破土而出个毛”
“我不是在说他啊,同学,”九哥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是在说你啊,人这一辈子活着,活的不就是个经历吗,经历总是宝贵的。你要庆幸你现在做了啊。如果什么都不做,到老了才会后悔,当时我怎么就没XXX呢。再说了,你从这次积累了经验,下次说不定就会用上这些经验呢对不对?到时候碰见事了,你可能就会庆幸了,幸亏当初追过老师的闺女,所以知道被人砍的时候怎么跪地求饶。所以说就是那个……”
“也是”我从地板上站了起来,把地上扔得散乱的书一本本捡起。
“咱们干的事在傻逼,也不如暗恋傻逼”
九哥拍了下我的脑袋。
 
唯有行动,才具有真正坚实的力量;也唯有行动,才可以使思想转化为意义,为无边无际的疑惑,开凿出一条光亮的通道。
 
“不要怂,就是干”
 
四、终结篇
我和九哥走出来,大门迅速的关上了。
“你说他能看见吗”我问九哥
“肯定能”九哥一脸轻松
“那你说他能同意吗”我继续问九哥
“肯定能”九哥一脸轻松
“你这不是自动回复吧”我瞥着他
 
我俩就这么坐在门口等着,一个半小时如同一生般漫长。
终于,大门打开了,教室里上课的学生鱼贯而出,我在人群中锁定了那个妹子,他也在看着我,用一种复杂的神情。
我心脏一阵狂跳
他们都出了补课班,我和九哥迅速冲了进去,从桌堂里丧心病狂的抽出夹着纸条的语文书,又从语文书里丧心病狂的抽出夹着的纸条,在我深情款款的告白下面,写着一行小字
“你手欠吧”

无标题.jpg


九哥又哭了起来
“你又咋了,我都没哭”我一脸苦逼的望着九哥
“我忽然想起来个事”九哥呜咽着“你踏马还欠我个女票呢”

a8014c086e061d95fc1d27bc7ef40ad163d9cadf.jpg

 

MotherFucker

赞同来自: Bjarne Linus 茶茶

你需要把其他的舰娘都弃掉,然后大建一个纯24各类合金论吨位的贞操带跟他求婚

AlanTuring -

赞同来自: 内涵霸主彩色哥

65722
6572100
我曾经掌握德国死库水的底细,相信我的玄学加成

查尔斯·菲利普·亚瑟·乔治·蒙巴顿-温莎 -

赞同来自: 大逼王

他原来是我身下受,可惜被山姆哪老小子抢走了
我会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个鱼塘,被你承包了……

宝神levelUP

赞同来自:

悄悄地走到她身边,然后装一手好B!

淘宝 -

赞同来自:

买买买

李嘉诚 -

赞同来自:

甩她一脸英镑

隔壁老王的那个老王 -

赞同来自:

我从不谈恋爱。告诉你一个秘密,知道大头儿子吗?

内涵霸主彩色哥 -

赞同来自:

换上纽百伦追,相信我

杨振宁 -

赞同来自:

学好物理学,少妇跟你走。

董存瑞 -

赞同来自:

要像对待炸药包一样,对待她

张召忠 -

赞同来自:

先氪戒指

℡ゝSunny

赞同来自:

不服就干

玛丽•苏 -

赞同来自:

为她打下一个江山,然而你变法失败惹

大逼王

赞同来自:

不是我打击你啊,你来这问这种问题,逼乎有能回答你的人吗?

西红柿炒胖次 -

赞同来自:

想要追一个女孩首先你要学会懂得上她

豆瓣 -

赞同来自:

一封豆邮,一【套】带走。

Наталья Владимировна Поклонская -

赞同来自:

Я не знаю 

Alan Mathison Turing -

赞同来自:

卧槽我看到了我的分身

汉尼拔 -

赞同来自:

eat her.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