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顿是如何写出《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这本书的?

灵感?契机?
已邀请:
我绝对是个怪人——聪明过人,而又离群索居,沉闷无趣,敏感多疑,注意力很不集中(据说,早晨我把脚伸出被窝以后,有时候突然之间思潮汹涌,会一动不动地坐上几个小时),干得出非常有趣的怪事。我建立了自己的实验室,也是剑桥大学的第一个实验室,但接着就从事异乎寻常的实验。有一次,我把一根大针眼缝针——一种用来缝皮革的长针--插进眼窝,然后在"眼睛和尽可能接近眼睛后部的骨头之间"揉来揉去,目的只是为了看看会有什么事发生。结果,说来也奇怪,什么事儿也没有--至少没有产生持久的后果。另一次,我瞪大眼睛望着太阳,能望多久就望多久,以便发现对我的视力有什么影响。我又一次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虽然我不得不在暗室里待了几天,等着眼睛恢复过来。 与我的非凡天才相比,这些奇异的信念和古怪的特点算不了什么——即使在以常规方法工作的时候,我也往往显得很特别。在学生时代,我觉得普通数学局限性很大,十分失望,便发明了一种崭新的形式——微积分,但有27年时间对谁也没有说起过这件事。我以同样的方式在光学领域工作,改变了你们对光的理解,为光谱学奠定了基础,但还是过了30年才把成果与别人分享。 尽管我那么聪明,真正的科学只占我兴趣的一部分。我至少有一半工作年龄花在炼金术和反复无常的宗教活动方面。这些活动不是涉猎,而是全身心地扑了进去。我偷偷信仰一种很危险的名叫阿里乌斯教的异教。该教的主要教义是认为根本没有三位一体(这有点儿讽刺意味,因为牛顿的工作单位就是剑桥大学的三一学院)。我花了无数个小时来研究耶路撒冷不复存在的所罗门王神殿的平面图(在此过程中自学了希伯来语,以便阅读原文作品),认为自己掌握着数学方面的线索,知道基督第二次降临和世界末日的日期。我对炼金术同样无比热心。1936年,经济学家约翰·梅纳德在拍卖会上购得一箱子牛顿的文件,吃惊地发现那些材料绝大部分与光学或行星运动没有任何关系,而是些有关我潜心探索把低贱金 属变成贵重金属的资料。20世纪70年代,人们通过分析牛顿的一绺头发发现,里面含有汞--这种元素,除了炼金术士、制帽商和温度计制造商以外,别人几乎不会感兴趣--其浓度大约是常人的40倍。我早晨有想不到起床的毛病,这也许是不足为怪的。


总而言之,就是_我太聪明了_

王阳明 -

赞同来自: 大王叫我来装比

格物致知罢了。

鸡鸡终结者 -

赞同来自:

为了装逼

阿良々木 月火

赞同来自:

我把牛頓看成牛逼了

史蒂芬霍金

赞同来自:

说的好。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