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我你们的梦想是什么,为什么要来到逼乎这个平台

告诉我你们的梦想
已邀请:

雷军 -

赞同来自: 李嘉诚 内涵霸主彩色哥 TimCook 必应中国 爱逼哩 装逼王 Bjarne Linus VAN様 死弯 一碗大姨妈拌饭 玩吗更多 »

因为我是个为发烧而生的老男人,我的悲伤你们不懂。
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吓得我把刷了MIUI的特斯拉开到马路牙子上了。
我的梦想很单纯,就是装逼,我上逼乎的目的也很单纯,就是装逼
众所周知,我是个有逼癌的人,一天不装逼我浑身难受,最开始我在贝尔实验室工作的时候还是个无名小卒,那时候我的装逼方法就是强*同事。什么?他想反抗?几个天天在实验室里不是鼓捣晶体管就是写代码的死宅怎么能反抗得过身强力壮的我。而且关键是我们都是男的,不用担心意外怀孕。所以不几天之后全实验室的人就都拜倒在了我的牛仔裤下。
但是这样很无聊,贝尔实验室太小了。
 
后来我发明了C++,当时NASA的人给我发微信说他们想派几个地球已经装不下的傻逼去登火星,问我能不能用C++给他们的火箭开个光,我说行,毕竟@释永信 是我儿子,这方面我还是很有心得的
然后那火箭发射了,现在大家都没听说这事
 
再后来我发明了Linux,很多人崇拜我,还有人在梵蒂冈给我注册了Linux教廷,请我去当教主。我很高兴,主要是因为我想用新的方法装逼——约炮。当时社区里有个活跃的妹子,头像是御坂妹,每天都在跟用DOS的几个叛徒打嘴仗。我给她发了个私信,说的很直接——我是本贾尼,我想跟你打一炮,要是行的话来新泽西,Agoda302房。
果然来了,但尼玛是个身高两米的黑汉子,反正我也没吃亏,就是被他日了。
本来程序员总干这事,我也见怪不怪了,完事之后我想走,但他一把抱住我,说他爱我,我跟他去丹麦结婚。
我当时就掏出我的红米给我好兄弟@克林顿 打了个电话,把他调去底特律洗车。现在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有一次我想测试一下我教徒的智商,用了一个Linus的笔名伪装Linux之父发表了一篇文章,在里面毫无逻辑的痛斥了一番我之前发明的、全世界最简洁、最优美的程序语言C++,并毫无下限的说一个已经老年痴呆的糟老头子@谭浩强发明的C语言是世界上最好的语言。没想到这帮傻逼居然都信了,还把用C++的善良教徒都赶出了社区,卧槽,连教皇的儿子都敢日,他们还有什么干不出来的。从此我就没搭理过社区里的傻哔
 
后来有人基于我发明Linux时候写的git做了一个叫Gayhub的网络小说网站,我一直没用,但是由于先前几次装逼失败,我急需挽回尊严,就去注册了个账号,然后开了几本小说的坑,比如《如何优雅的装逼》《用暗物质创造Linux》……结果一个月过去,连个star的都没有,教徒也不来捧场了,我日他们母亲的。
 
由于多次装逼失败,我心灰意冷,只能天天推gal聊以自慰,其中有几次哔癌险些复发,去医院还差点被医生爆菊。直到我的好兄弟,你国著名政治家@司马光 同志给我推荐了这个网站。
 
你问我什么感受,感受就是,终于能装逼了。爽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

TimCook -

赞同来自: 雷军 Macintosh - Apple Inc. 社科院111

别让自己成为孤岛至关重要,我认为,作为CEO,这可能是最重要的事情。幸运的是,我认为,作为苹果CEO,目前要想与世隔绝都难,但将来会不会发生,我还不知道。

WarrenBuffett -

赞同来自: 夹逼定理 Macintosh - Apple Inc.

Just for fun 

言五毛 -

赞同来自: 苏二奶 社科院111

Five score years ago, a great American, in whose symbolic shadow we stand today, signed the Emancipation Proclamation. This momentous decree came as a great beacon light of hope to millions of Negro slaves who had been seared in the flames of withering injustice. It came as a joyous daybreak to end the long night of bad captivity.
    But one hundred years later, the Negro still is not free. One hundred years later, the life of the Negro is still sadly crippled by the manacles of segregation and the chains of discrimination. One hundred years later, the Negro lives on a lonely island of poverty in the midst of a vast ocean of material prosperity. One hundred years later, the Negro is still languished in the corners of American society and finds himself an exile in his own land. So we’ve come here today to dramatize a shameful condition.
    I am not unmindful that some of you have come here out of great trials and tribulations. Some of you have come fresh from narrow jail cells. Some of you have come from areas where your quest for freedom left you battered by the storms of persecution and staggered by the winds of police brutality. You have been the veterans of creative suffering. Continue to work with the faith that unearned suffering is redemptive.
Go back to Mississippi, go back to Alabama, go back to South Carolina, go back to Georgia, go back to Louisiana, go back to the slums and ghettos of our northern cities, knowing that somehow this situation can and will be changed. Let us not wallow in the valley of despair.
I say to you today, my friends, so even though we face the difficulties of today and tomorrow, I still have a dream. It is a dream deeply rooted in the American dream.
    I have a dream that one day this nation will rise up, live up to the true meaning of its creed: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I have a dream that one day on the red hills of Georgia the sons of former slaves and the sons of former slave-owners will be able to sit down together at the table of brotherhood.
    I have a dream that one day even the state of Mississippi, a state sweltering with the heat of injustice, sweltering with the heat of oppression, will be transformed into an oasis of freedom and justice.
    I have a dream that my four children will one day live in a nation where they will not be judged by the color if their skin but by the content of their character.
    I have a dream today.
    I have a dream that one day down in Alabama with its governor having his lips dripping with the words of interposition and nullification, one day right down in Alabama little black boys and black girls will be able to join hands with little white boys and white girls as sisters and brothers.
    I have a dream today.
    I have a dream that one day every valley shall be exalted, every hill and mountain shall be made low, the rough places will be made plain, and the crooked places will be made straight, and the glory of the Lord shall be revealed, and all flesh shall see it together.
This is our hope. This is the faith that I go back to the South with. With this faith we will be able to hew out of the mountain of despair a stone of hope. With this faith we will be able to transform the jangling discords of our nation into a beautiful symphony of brotherhood. With this faith we will be able to work together, to pray together, to struggle together, to go to jail together, to stand up for freedom together, knowing that we will be free one day.
    This will be the day when all of God’s children will be able to sing with new meaning. 
My country, ’ tis of thee,
Sweet land of liberty,
Of thee I sing:
Land where my fathers died,
Land of the pilgrims’ pride,
From every mountainside
Let freedom ring.
And if America is to be a great nation this must become true. So let freedom ring from the prodigious hilltops of New Hampshire.
Let freedom ring from the mighty mountains of New York!
Let freedom ring from the heightening Alleghenies of Pennsylvania!
Let freedom ring from the snowcapped Rockies of Colorado!
Let freedom ring from the curvaceous slops of California!
But not only that; let freedom ring from Stone Mountain of Georgia!
Let freedom ring from Lookout Mountain of Tennessee!
Let freedom ring from every hill and molehill of Mississippi!
From every mountainside, let freedom ring!
When we let freedom ring, when we let it ring from every village and every hamlet, from every state and every city, we will be able to speed up that day when all of God’s children, black men and white men, Jews and Gentiles, Protestants and Catholics, will be able to join hands and sing in the words of the old Negro spiritual, “Free at last! free at last! thank God almighty, we are free at last!”
              我有一个梦想
    一百年前,一位伟大的美国人签署了解放黑奴宣言,今天我们就是在他的雕像前集会。这一庄严宣言犹如灯塔的光芒,给千百万在那摧残生命的不义之火中受煎熬的黑奴带来了希望。它的到来犹如欢乐的黎明,结束了束缚黑人的漫漫长夜。
    然而一百年后的今天,黑人还没有得到自由,一百年后的今天,在种族隔离的镣铐和种族歧视的枷锁下,黑人的生活备受压榨。一百年后的今天,黑人仍生活在物质充裕的海洋中一个贫困的孤岛上。一百年后的今天,黑人仍然萎缩在美国社会的角落里,并且意识到自己是故土家园中的流亡者。今天我们在这里集会,就是要把这种骇人听闻的情况公诸于众。
    我并非没有注意到,参加今天集会的人中,有些受尽苦难和折磨,有些刚刚走出窄小的牢房,有些由于寻求自由,曾早居住地惨遭疯狂迫害的打击,并在警察暴行的旋风中摇摇欲坠。你们是人为痛苦的长期受难者。坚持下去吧,要坚决相信,忍受不应得的痛苦是一种赎罪。
    让我们回到密西西比去,回到阿拉巴马去,回到南卡罗莱纳去,回到佐治亚去,回到路易斯安那去,回到我们北方城市中的贫民区和少数民族居住区去,要心中有数,这种状况是能够也必将改变的。我们不要陷入绝望而不能自拔。
    朋友们,今天我对你们说,在此时此刻,我们虽然遭受种种困难和挫折,我仍然有一个梦想。这个梦是深深扎根于美国的梦想中的。
    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会站立起来,真正实现其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
    我梦想有一天,在佐治亚的红山上,昔日奴隶的儿子将能够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坐在一起,共叙兄弟情谊。
    我梦想有一天,甚至连密西西比州这个正义匿迹,压迫成风,如同沙漠般的地方,也将变成自由和正义的绿洲。
    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判他们的国度里生活。
    我今天有一个梦想。
    我梦想有一天,阿拉巴马州能够有所转变,尽管该州州长现在仍然满口异议,反对联邦法令,但有着一日,那里的黑人男孩和女孩将能够与白人男孩和女孩情同骨肉,携手并进。
    我今天有一个梦想。
    我梦想有一天,幽谷上升,高山下降,坎坷曲折之路成坦途,圣光披露,满照人间。
    这就是我们的希望。我怀着这种信念回到南方。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从绝望之岭劈出一块希望之石。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把这个国家刺耳的争吵声,改变成为一支洋溢手足之情的优美交响曲。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一起工作,一起祈祷,一起斗争,一起坐牢,一起维护自由;因为我们知道,终有一天,我们是会自由的。
    在自由到来的那一天,上帝的所有儿女们将以新的含义高唱这支歌:“我的祖国,美丽的自由之乡,我为您歌唱。您是父辈逝去的地方,您是最初移民的骄傲,让自由之声响彻每个山冈。”
    如果美国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这个梦想必须实现。让自由之声从新罕布什尔州的巍峨峰巅响起来!让自由之声从纽约州的崇山峻岭响起来!让自由之声从宾夕法尼亚州阿勒格尼山的顶峰响起!让自由之声从科罗拉多州冰雪覆盖的落矶山响起来!让自由之声从加利福尼亚州蜿蜒的群峰响起来!不仅如此,还要让自由之声从佐治亚州的石岭响起来!让自由之声从田纳西州的了望山响起来!让自由之声从密西西比州的每一座丘陵响起来!让自由之声从每一片山坡响起来。
    当我们让自由之声响起来,让自由之声从每一个大小村庄、每一个州和每一个城市响起来时,我们将能够加速这一天的到来,那时,上帝的所有儿女,黑人和白人,犹太人和非犹太人,新教徒和天主教徒,都将手携手,合唱一首古老的黑人灵歌:“终于自由啦!终于自由啦!感谢全能的上帝,我们终于自由啦!”

苏二奶 -

赞同来自: 言五毛 社科院111

选择逼乎导师,是因为我觉得自己配不上知乎导师
有话好好说,不要打脸

周鸿祎 -

赞同来自: 内涵霸主彩色哥 社科院111

我其实也挺喜欢你的歌的,但为什么每次想上头条都被别人抢了呢?你当时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内涵霸主彩色哥 -

赞同来自: 苏志燮 言五毛

别说了,我选周杰伦。

春哥 -

赞同来自: 内涵霸主彩色哥

爆了逼乎上所有人的菊花先

鸡鸡终结者 -

赞同来自: 内涵霸主彩色哥

为了打爆所有人的蛋蛋

拌面君desu

赞同来自: 社科院111

为了吃瓜

红叶不落 -

赞同来自: 装逼王

谢邀,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看看文明和生命的本源是什么,文明来自于无数个生命个体的繁衍发展的有机统和,统和的过程正是人类自身不断挑战生产力的极限,不断认识客观物质规律,不断改进生产关系的努力,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出现了最原始的社会阶级秩序和文明的雏形,直到今天发展,完善,形成了今天的世界。纵观世界发展,人类文明中装逼者繁而成功者廖,正是应了那句古语:“装逼没有那么容易,才会特别令人着迷”。正是人们坚持的信念和心中顽固的坚守才有了今天人类的发展,有人谈到梦想,谈到逼乎,谈到我们为什么要来到这里坚持装逼,我只能说人类没有因为火灾而放弃使用火种,难道就会因为挨打而放弃装逼吗?国际歌声可曾息,虽那理想遥不及。

nvidia中国 -

赞同来自: 社科院111

为了引爆楼上所有人的显卡

夕阳武士 -

赞同来自: 社科院111

我的梦想就是为了发现我有什么梦想。听说逼乎是全球最大的装逼平台,这里汇聚了全球最会装逼的人,因而刚来到这里,我非常地紧张。但是因为有了这个梦想,有了大家的支持,我相信我能行,加油!

基拉·大和 -

赞同来自: 创价十濑椰~~

为了宇宙的和平。

Ernesto Guevara -

赞同来自: 创价十濑椰~~

谢邀。
我的梦想是有一天大家穿上T-shirts的时候,上面有我的帅气逼人的照片。

林副主席 -

赞同来自:

作为一个有逼格的人士,要到专业的装逼平台来装逼。

隔壁老王的那个老王 -

赞同来自:

来到这里,我是为了实现以前吹过的和将要吹的牛逼。

大鳳 -

赞同来自:

晒非提

刘禅

赞同来自:

我的梦想起天下的子民都能快乐的装逼!

人大代表

赞同来自:

想人民所想,代表人民说话,就是我。

贾斯丁·比伯 -

赞同来自:

老汪啊,有一事儿我百思不得其解,你Born in Hesitation里的专辑里面的“这感觉怎么样”里有一句,一个人做爱,到底是什么感觉啊,求解释。

伊格尼兹 -

赞同来自:

曾经的我把大蛇当作成为逼神之前的唯一阻碍,直到我在97年听说三神器合伙装逼干挺了大蛇以后,我明白了人外有人,逼外有逼的道理。于是我把三神器当作了目标,结果令我大失所望,我的复制人装起逼来都比草稚京厉害,在圣光的衬托下我装的逼无人能敌,最终我成为了新世界的逼神,草稚京倒地前咆哮“如果我有最终装逼奥义·无式,败的一定是你!”我听后想了想,双手背后转身离开,风中依稀传来几欲不可闻的回答“也许吧。”

逼德·查里

赞同来自:

因为寂寞,高处不胜寒啊。(抬头仰望星空)

Arsenal Football Club -

赞同来自:

干掉大巴车,拿下所有比赛的第四名。
 
然后告诉全世界,踢不如演,演不如装。

花千骨 -

赞同来自:

谢妖。我已是世间最后的神,要梦想有何用!

西红柿炒胖次 -

赞同来自:

我要飞得更高

汉尼拔 -

赞同来自:

你们都应该做做心理治疗。

气宇轩昂装逼侠 -

赞同来自:

我来到这里就是让你们看看气宇轩昂的逼是什么逼~~~

TimCook -

赞同来自:

我的梦想是成为装逼王的男人!

Lawrence Edward Page -

赞同来自:

为了装更好的逼。

又帅又有钱 -

赞同来自:

我的梦想是成为上装逼王的男人!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