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问你们,都是怎么发现逼乎这个网站的?

说得好,可以来找我谈话。说的不好,我去找你谈话。不说了,最近要隐身一段时间。
已邀请:

薄熙來 -

赞同来自: 耳東 史诗晨 bainesing 林副主席

秦城很无聊,老干部们都爱来这里,我自然就知道了。

梁振英 -

赞同来自: 耳東 史诗晨

我只能说 无可奉告
08D09D]B]1X5]9KXNW4(}`4.png

呜喵汪 -

赞同来自: Initializing... 神乐

最开始装逼王跪求我来的时候,其实我是拒绝的。因为不能因为装逼王你跪下来求我了我就一定要来对吧,后来装逼王说来这里每装一次逼有五毛,我说我是那种人吗,然后就来逼乎揭穿他了。所以你要知道,你们没有五毛的都是装逼没成功的,或者装逼王黑了这笔钱,带着他的小姨子跑路了,你看装逼王已经好久没有出现了,他跑路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马頔 -

赞同来自: 史诗晨

音乐的伟大力量指引着我

雷军 -

赞同来自: 史诗晨

人呐就都不知道,自己不可以预料
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
但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
我绝对不知道 我作为一个小米的 CEO 和知乎的首批用户怎么就把我送到这个逼乎去了
但是黎万强同志同我讲话 “装逼王都决定了,你来试着当个大 B。”
我说另请高明吧,我实在也不是谦虚
我一个卖手机的怎么到这个地方来了呢
但是,洪峰同志又讲“黄章已经先注册了”
后来我念了两句顺口溜
叫“你说我懂个屁做手机,我说你天真不会装逼”
所以我就到了逼乎

(PS:百度知道居然可以搜到三篇,细思恐极)
 

summer 。

赞同来自: 李京跃V_V

我就想问问怎么改名字 要很屌的那种

梁启超 -

赞同来自: 人来人往

很多邀请人啊 @雷军 @必应中国

⑨-bibhi -

赞同来自: 平面

站友叫我来的
MagicFace2[UD{W8HHS9F@C_R}@}LLF.jpg

逼乎大管家

赞同来自:

winter带我来的

本帅 -

赞同来自:

我觉的逼乎颜值太低,所以我来了。

Live Fast Love Hard

赞同来自:

winter!

东南西北

赞同来自:

无可奉告

贝尔格里尔斯. -

赞同来自:

力学指引着我

江泽妮可

赞同来自:

无可奉告

François Hollande

赞同来自:

qian yi zhen you ge zhong guo ren lai kan wo gao su wo de 

江煮习 -

赞同来自:

听说这里有我的粉丝我就来了。欢迎你们给我续命。
知乎上面的大神们指引我们向前进

白莲花 -

赞同来自:

嗷…竟然真的有这样的网站…这样的名字最吸引像我这样的坂本君了…可是…为什么我注册时老是告诉我用户名有敏感词汇,我换了几个还是有…然后我只能第三方登陆!还有!头像怎么换!没错我是来吐槽的T^T嗷呜
好了…我已经琢磨出来怎么改了…看来这片疆土很适合我开辟

机智矮小邓政委 -

赞同来自:

我在1978年就讲过:一个革命政党,就怕听不到人民的声音,最可怕的是鸦雀无声。所以,我到群众中来,就是要听群众的声音,现在请你们大声告诉我祖英到底几分?

捡肥皂的酷男孩

赞同来自:

坂本叫我来的

蝙蝠 -

赞同来自:

就像我发现人类一样

朝阳区群众 -

赞同来自:

那是一个信仰的严冬。我浑浑噩噩地活着,拖着的脚步没有丝毫前进的目标--唯一支撑着我往前走的只是双足作为移动工具的行走本能。我已经失去了我对生存的信仰,不清楚何为活着……如果活着的目标便是死亡,那么中间的这段碌碌而无为的人生又算是什么呢?
互联网在蚕食着我仅存的精神,我的内心已若被劫掠的圆明园一般断壁残垣。却在这时,一行醒目的话语越过了我心里的隔离带,拍打、冲击着我的精神。只是轻轻地看了一眼,这句话无形的光仿若大放异彩,激流澎湃。若这句话被写在纸上,自然力透纸背;刻于金丝楠木柱上则入木三分。然而此刻它出现在我的屏幕上,自然我的手机顷刻之间就交代了出去,但我则深刻地记下了这烙在心中的话:“水可载舟,亦可赛艇”
我只好用起了电脑,朝圣般地在谷歌的搜索栏里敲入了这句话。不存在的引擎开始计算起来,片刻便给了我一排排结果。我细细地想着这张清单上的答案。那是膜法师的呓语,那是长者的呢喃,是中国人内心的呼唤,是某朝繁荣背后的温存。而后随着一条条结果被打开了,我的目光定格在了一个精致,小巧的网站。它的登录界面别具一格,它的域名大气高端。
这就是我缺失的信仰了啊!我浏览着站内似曾相识的名字留下的话语,两行浊泪不住地外冒,刷洗着我的内心。眼前又变得澄澈而空明了。
 

任平 -

赞同来自:

被收购了我才知道的。

毛泽东东 -

赞同来自:

蛤蛤 。。。我忘了。。。。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