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装过最厉害的一个逼是什么

已邀请:
最厉害的逼?我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我怀念过去的你,怀念我留在单车上的十七岁,怀念曾经因你的一阵微笑而激荡起来的风,夹着悲欢和一去不再回来的昨天,浩浩荡荡地穿越我单薄的穿过木槿,紫丁香,大王花,仙人掌。那是我们的青春。明亮。伤感。无穷尽——题记

“呀,差点被发现”一个大妈赶紧回过头来,这是一节数学课,但大妈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她的注意力只集中在后排的那个帅气的睡觉男生身上
郭德纲,王进喜实验中学二年级校草,几乎是全年级所有大妈的暗恋对象。每当她们一起在文化广场翩翩起舞的时候,每个大妈脑子里想的都只有一个人,郭德纲
“你是我心中最美的云彩,让我把美丽的舞步献给你”
当然,面前这个大妈不一样,她有着不同于别的大妈高贵的身份,她的前世是不列颠的亚瑟王,用尽一生守卫着神的土地,她也是宙斯的女儿,位列诸神。
他是斧神,滋比古。由于这个名字过于霸气,同学们都喜欢叫她小滋
她喜欢着郭德纲,但不知道郭德纲喜不喜欢她,毕竟喜欢郭德纲的大妈太多了,她并不肯定郭德纲对她情有独钟

下课了,郭德纲又跟身旁的男生开始吹水
@大逼王 你们知道不?卧槽,这么牛逼的人你都不知道,扫地侠啊!最近多火啊,最火的就是大逼王!对对对就是那出租房没风扇的傻逼,听说过吧!”
大逼王?她侧起耳朵听了起来,她想了解郭德纲的每个爱好
“为啥喜欢他?卧槽,这还用说吗,能装逼啊,这年头,装逼是第一生产力!”
装逼!小滋赶紧掏出智能手机,把郭德纲这个爱好写在了便签上,这个名为mylove的便签上写满了郭德纲的每一个爱好,打篮球喜欢带白色头带最后死了爹,喜欢吃鱼香肉丝里的鱼,最喜欢在校园的香樟树边闻大王花的气味。每条记录后面都跟着一个颜文字,记录下小滋写下这条记录时的心情。
如果我能装逼的话,如果我能装逼的话,是不是就能打败别的大妈了呢o(>﹏<)o小滋心里想着,好,就学装逼了!
平时上学的时候没有电脑,小滋就只能用手机学习装逼,他在网上认识了很多装逼犯,可以操作核弹的凯文,可以通过因果律武器破译任何加密混淆算法的deepNerKiller,能一只手灭了大清国的顶级侠客常四爷……
很快我就可以学会装逼了吧,那样德刚就会喜欢我了吧……

三个月后,小滋的装逼水平已至无人之境,她有信心,如果此时见到那个什么狗屁扫地侠大逼王,她可以三手之内将其斩杀于自己的智能手机虚拟键盘之下。但是小滋还没把自己的装逼技术展示给德刚看,她想给他一个惊喜

1966年,春游。风从树林最深处穿越出来然后从树顶疾驰而去,声音空旷而辽远。春游的泰丰公园有着无穷无尽的树,同学们似乎总是行走在那些苍翠得如同漫溢的湖水一样的绿阴下面,虽是春夏之交,却没有炎热的风。
“喂!小滋,要不要我带你一段”郭德纲的声音跨过人群传到小滋耳边,小滋愣了一下神,“好啊好啊”说着穿过周围大妈们嫉妒的目光像郭德纲跑了过去
郭德纲站在他新买的方轱辘山地车旁边,对小滋炫耀似的说:“看,新买的车,帅不”
“帅!!!”小滋星星眼
小滋坐在山地车的后座上,郭德纲骑了起来,方轱辘有节奏的转动着,似乎永不会停止,这一切有点像一个梦,一十冗长而斑驳杂乱的梦,那时小滋站在另一个城市的阳台前,望着墨色笼罩的楼群。
周围的人群中传来声音:“卧槽!犀利哥!这货好能装啊!装逼之神啊”
小滋顿时变了脸色,她研究装逼多年,早已知道,目前世界的装逼天王是大力哥。
“傻逼!”小滋喊了出来,他知道,装逼的第一句话一定要鼓足气势
人群看着她
“犀利哥是哪门子傻逼,穿身衣服就不知道自己是他妈老几了,他又不姓赵,现在这世界上最能装的是大力哥,你们这帮傻逼不懂就别胡逼逼”小滋一脸不屑的痛骂崇拜者犀利哥的人群,人群中央的犀利哥也变了脸色,抄起身边的大刀就朝小滋追砍过来
“小瘪犊子,你再骂你爹一个试试”
“我*,谁怕谁啊,穿身衣服叼根烟就以为自个是国务院总理了,其实就是个傻X”小滋继续叫嚣,他知道,犀利哥步行追不上郭德纲新买的自行车
“大力哥是我儿子,你是我儿子他爷爷!”犀利哥已经失去理智,拿着砍刀,与自行车的距离不断减小
小滋慌了,她之前忽视了一个问题,郭德纲自行车的轮子是方的
郭德纲已经很努力的蹬了,他威武的身躯变得更像一个仓鼠,但自行车的速度仍然提不起来,在1m/s-1.5m/s之间徘徊,自行车在冰冷的风中一寸一寸艰难前进,最终还是无法洞穿。犀利哥追了上来
“我!”犀利哥一刀砍了上来,小滋直接失去了直觉,从车上摔了下来

小滋醒来是在第五中心医院的病床上,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几乎毫发无伤,只是在打着葡萄糖维持营养,她的旁边是已经被包成了木乃伊的郭德纲
“德刚,你看我装的好吗?”小滋脸上飞起一抹绯红
木乃伊动了一下,活像盗墓笔记埃及版
“你被他砍一刀就从车上掉下去了,然后他以为我是你,一直在砍我……”木乃伊支支吾吾的说
“没事的德刚,我不会怪你的,你感觉我装的好吗?其实我喜欢你的德刚”小滋脸上飞起一抹绯红
“小滋,其实我也喜欢你……”木乃伊支支吾吾的说
小滋脸上飞起一抹绯红
“那是以前”木乃伊支支吾吾的说
小滋愣住了
“你不是喜欢装逼吗?我喜欢你啊,喜欢你啊,你知道我为了你学了多长时间装逼吗?你为什么说不要我就不要我,你什么意思,你这个变态,禽兽!“小滋失去了理智,开始哭喊起来
“其实……踏实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好,简单一些,再简单一些,这就是生活。以前我忙着把自己装逼装的格外充实且忙碌,可是最终我还是发现,任凭我将自己的生活过得如同手中的烟火一样劈啪热闹光彩夺目,可是最终还是化成一堆模糊的光影四散开来。看见的,熄灭了;看不见的,今生今世也无法看见……”木乃伊支支吾吾的说
“你滚!变态(ノ`Д)ノ”小滋拔下吊针,抄起葡萄糖扔向木乃伊,葡萄糖打偏了十米,直接从打碎玻璃飞出窗外做斜抛运动
“我怀念过去的你,怀念我留在单车上的十七岁,怀念曾经因你的一阵微笑而激荡起来的风,夹着悲欢和一去不再回来的昨天,浩浩荡荡地穿越我单薄的穿过木槿,紫丁香,大王花,仙人掌。那是我们的青春。明亮。伤感。无穷尽,答应我,回到过去,好吗?”
“我!我已经是装逼体质了啊,一天不装我浑身难受,我回不去了啊……”小滋哭号了起来
“我有我的现实,我生活在物质精致的天津,我已经摆脱了我的梦想,我只想简简单单的生活,我只是以为,我可以了无牵挂地走,独来独往。不再见”木乃伊从床上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出了病房
小滋的内心一片兵荒马乱,表情变得默然冷漠。她发现冷漠一点一点在脸上刻下痕迹,而身体在那把刻刀下神色安详地坐以待毙。她的手边一般放着一杯菊花茶,楼上偶尔有灰色的乌鸦羽毛飘落下来,覆盖在她黑色的瞳仁上。

一身灰黑色戏服的霸道总裁坐在街边的大排档,周围都是带着金链子的大哥,他们虽然叫大哥,但都是面前这个总裁的小弟,她是装逼领域的一盏新星,他是C++之父,发明了宇宙第一操作系统Linux,他是本贾尼·林纳斯。但是没人知道他曾经是一个纯真的女孩,还有一个尘封在记忆中的名字
“小滋”
“小滋,要不要我带你一程”
她在成名之后,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回忆,如同一个迟暮的老人,坐在摇椅上,一遍一遍感怀自己的青春。她在到了美国,在贝尔实验室不断地接触新的装逼犯,融进新的装逼圈,和其它的装逼者彼此勾心斗角或者彼此肝胆相照。这样的生活让她说不出任何评价的话。她只记得以前,她还可以在没有人的时候告诉自己,我在过怎样的生活,是孤单,是快乐,还是无聊地消磨光阴。可是现在呢,她每天都要装逼,在这个灯火通明却刀光剑影的城市,每天轰轰烈烈地忙事,然后倒头沉沉地睡去。可是怎么还是觉得空虚呢,觉得自己的身体空洞而单薄,于是大口大口地吃东西,大口大口地喝奶茶。似乎可以用物质来填满精神,这是一种怎么样的愚蠢怎样的自欺欺人啊。她总是想起1966年春夏之交的那个公园,那个提刀赶来装逼的男人。如同村上春树说的,“我喝掉的奶茶可以注满一个游泳池。我是个喜欢回忆的人,我总是觉得一切的纷扰一定要沉淀一段时光之后再回过头去看,那样一切才可以更加清晰。只是年轻的我们不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才可以在年轻的时候轰轰烈烈地彼此喜欢,彼此仇恨,然后彼此淡然地遗忘。“
“今天晚上跟我玩吗?”他对着面前的一个很像女孩子的男孩子淡漠的说着,那男孩眉宇之间与郭德纲有几分相似
那男孩看着她周围大哥脖子上的金链子,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
“过来”她勾了勾手指
 
她,就是我。

周树人 -

赞同来自: 林副主席 拌面君desu 无形最为致命 内涵霸主彩色哥 装逼小队长 北方重金属 习以为常近乎平壤 nice组织细胞 真正的粉丝 铭声、更多 »

这读书人的事,能叫装逼吗?

毛岸英 -

赞同来自: Bjarne Linus 皇军 蔺相如 麦子伊万 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真正的粉丝更多 »

敌机轰炸下,去抢救文件

装逼王 -

赞同来自: 闷声不作死 黄继光 阿道夫希特勒 哔哩哔哩弹幕网 拌面君desu 北方重金属更多 »

@童子Ash
童子Ash 

囧囧不槑 -

赞同来自: 测试 无形最为致命 北方重金属 我的爹

邮箱收到验证,终于能来这里愉快的装逼了
我收到邮箱验证了

不鸟 -

赞同来自: 羽扇纶巾张翼德 Prometheus。 我的爹

永远是下一个逼能让我更加的兴奋。

雷军 -

赞同来自: Bjarne Linus IBM 我的爹

投资了B站,结果我就这样被强行出道了。

螳臂当车的歹徒 -

赞同来自: 王维林 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我的爹

碾过来啊

索尼中国 -

赞同来自: 古泽 小脸欧巴 我的爹

请问索尼大法好不好呢?

黄飞鸿 -

赞同来自: 肥宅王子 林副主席 威廉·亨利·盖茨

这个问题的终极奥义不就是让大家说说自己的装逼史吗
32d791529822720eca13ed817fcb0a46f31fab88.jpg

我娘生我时,是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天地一声响,接生婆扯着个公鸭嗓从产房把我抱出来:“恭喜恭喜,是个带把的。”等在产房外的我爹,喜不自胜的一把把我抱在怀里,只看了一眼,骂了一句:“卧槽,妖怪。”顺便把我扔还给了媒婆。我爷爷拿拐杖杵了我爹一下,说道:“放屁,不准胡说八道。”然后从媒婆那把我抱在怀里,定睛一看:“卧槽,还真是妖怪。”然后干咳两声,“咳咳,呃...此子随五官略失协调,丑是丑了点,但好歹没有缺鼻子少眼睛,而且还是个带把的,挺好的嘛,呵呵。”这时,村长拄着个拐杖颤微微地走来,村长已有八十多岁高龄,昔时以算命为生,后弃神从政,专职村长。只见他用颤抖的双手把我从我爷爷的手上接过来,默默点了两下头,说道:“昨夜我夜观天象,见北斗南冲,紫微星异常,此乃大作,不料今天此子便诞于我村,实乃我村之幸。看其面相,乃钟馗转世,丑陋异常,便唤他为阿丑吧。”(此段向钱钟书老爷子的《围城》致敬。先挖坑,待续。)

夹了逼海盗 -

赞同来自: 羽扇纶巾张翼德 我的爹

下一个逼永远是最厉害的

希特勒 -

赞同来自: 阿道夫希特勒 爱娃布劳恩

哈哈哈哈

黄继光 -

赞同来自: 我的爹

@童子Ash
在下输了

奰之大王 -

赞同来自: lennon

逼中之逼,乃是逼王的不二真理,以逼之道还之逼身~

尹文熙

赞同来自:

河蟹逼

好刺眼的装逼

赞同来自:

妈的 还没验证
 

逼人

赞同来自:

 静静地看你们装逼

泰勒斯威夫特 -

赞同来自:

经常在格莱美装逼

JAstray

赞同来自:

不交450谁也保不住你!

汉尼拔 -

赞同来自:

听说你们很好吃?

埃尔温·薛定谔 -

赞同来自:

我是1024内容提供者。

George Orwell -

赞同来自:

被人砍掉手臂一声不吭

洩矢諏訪子 -

赞同来自:

整個聯合艦隊的船都是我老婆

GabeNewell -

赞同来自:

活了这么久我就装了两个逼

言五毛 -

赞同来自:

别人以为我是五毛,有人以为我是美分。可实际上,我只是精分,我和我都不是很喜欢装逼

逼把子

赞同来自:

此逼装出深度了

IBM -

赞同来自:

fuck googler

赵忠祥 -

赞同来自:

主持12界春晚,哪有最厉害,这叫平行装逼。

PABOYU -

赞同来自:

装逼入门:逼乎都是我的小号,不信我换个ID给你说同样的话。

柴犬

赞同来自:

汪汪汪

一统逼界千秋万代

赞同来自:

我只知道金星装了个真逼

娇俏的生理期

赞同来自:

你看我的ID

按住了掰逼 -

赞同来自:

呵呵

虾米Mickey -

赞同来自:

在你们面前装逼

郑脊霸

赞同来自:

逼太大,不下。。

我让你装B了吗

赞同来自:

放肆,我允许你们装逼了吗!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