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物理和信息学大咖吗?

我是高中生(高一),我想学物理(现代物理——M理论、量子)和量子计算,谁能教一下我计算及技术和物理?我先正自学微积分(觉得还行),抽象代数(晕了)、c++(凑合)、算法导论(凑合),《第一推动》丛书倒是读了不少,有谁愿意帮帮我?mail me: [email protected]
已邀请:
你这个已经晚了啊,数学分析、高等代数这都是初中该学完的东西
题主,你这个问题,很烂,很俗。
我在赫尔辛基读高中的时候,就在偷偷摸摸的学习量子力学,数学分析和程序语言理论,我的成绩在赫尔辛基油田大港实验中学位列第一,和第二拉开了750分。
当时我以为,这世上不会有比我还牛逼的人,我是这个世界唯一的,天才。
 
我像你一样,在arxiv上传了一个pdf,留下了我的邮箱,独孤求败。
然后我就认识了一个让我惊艳一生的男人。
[email protected]
 
我同他在天津的阿力拉面见面,他答应我辅导我的数学分析,当时我高二。我拿出一本厚厚的五年考研三年住院,想请教他几道题。
我知道他不可能答上,我是世界第一的天才,我只是为了羞辱他。
然而我错了。
他看了一眼练习册,云淡风轻的写下了几个数,和答案完全一致
惊为天人。
 
后来我才知道,我当时所面对的程国荣,是在我还在高中悄悄提前学习大学的高等函数时,就已经在普林斯顿里递交《金融危机下的曲线小圆面积理论》论文的少男。
他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当之无愧的天才。他说他两星期内的阶段性目标是拿下诺贝尔数学奖。
我输了。
 
五年后,我在剑桥大学四年里面修完了双学士,提前毕业,除了众所周知的计算机外,我的另外一个专业是国际金融学,我单枪匹马地在剑桥金融学院组织的模拟财富生存数字系统里,以两百万的虚拟资金,最终达到了四亿七千万的虚拟货币财富,并且在这个过程里,毫不留情的让五个同学院的竞争对手输得血本无归。我的论文以A++通过答辩毕业。当时台下坐着的是客座剑桥大学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他从不给人A+。
我已经获得了和程国荣站在一起的资格,我们俩可以用经济学术语持续聊一个多小时。听上去就像是两个金融学院的高材生在讨论华尔街格局的变化导致的最新国际形态改变一样高深莫测,但实际上我们只是在聊湖南卫视最近播放的电视剧有多么雷动人心,我们来自同一个星球,我们沟通的很顺利。
 
“跟我混吧”他对我说。
“那是当然”我笑着说。
在将剑桥的虚拟对手杀的片甲不留后,我,一个世界金融界新秀,和一个获得诺贝尔数学奖的金融领域大鳄,终于来到了残酷的现实世界。
现实世界简单的让我们两个天才难以想象,我们出席地球上流的舞会,酒会,在我们迷倒无数少男少女的华丽公子哥的外形之下,没人知道的,是我们的集团利用一家公司的财务漏税和美国金融界最简单的定律,让一个十三天前还拥有七亿美元身家的人,瞬间变得倾家荡产。
 
下兵投资并购,上兵割韭菜于无形。
 
可无人能永远隐身于黑夜,我们在狙击了三十二位福布斯排行榜上的金融界大鳄之后,成功的引起了七大家族的注意。
他们操纵着全世界的金融市场,操纵着美国和欧盟的政府,操纵着这世界上近乎于所有的支柱产业,如果他们愿意,他们可以随时发动战争,发射原子弹,让世界上绝大部分健康人都死在他们面前。
然而我们却浑然不知。
罗斯切尔德家族派巴菲特来找他谈判,比尔盖茨负责开车,王思聪给他倒酒,拉什米·米塔尔坐在一边,恭恭敬敬的说:
“年轻人,该停手了”
 
他不会听,如果换做是你,你也不会,按照他资产的加速度,再过两个星期,他就可以以拉开第二名750亿美元的大比分成为世界首富。
在那次晚宴上,他孤高冷傲,一言不发,他不是针对谁,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他的下一次狙击,终于引来灾厄,沉寂的恶魔在黑暗中复活,无尽力量熄灭希望之火。他们的声音充满剧毒,听上一句,便会万劫不复。
 
2009年三月,他正在印度和几个金丝猫玩冰火两重天时,草丛中冲出的坦克碾碎保镖的身躯,武装直升机轰碎酒店的墙壁,海豹部队踹开总统套房的大门,黑手党亲自为他灌下硫酸。教父抚摸着他的脸,鲜红的血顺着他礼服上蓝紫色的蝴蝶往下流。教父说,你也有血的,所以你会疼。他俯下脸亲吻他惊恐的眼睛。他只是不想让他一个人疼痛,这种感觉太寂寞。

随你闭门祷告,
随你祈求哀嚎。
这致命的诅咒,
无人能逃。
 
他人间蒸发,经理人不知所措,他的百亿资产一天之内被几大家族联合收购,曾经的兄弟们受到威胁,闭口不言。世界上再也没人知道他的存在。
我2010年在宁波又见到了他,如果你百度搜索他的名字,或许你会发现,你也曾见过他。

 
来,先给你出道题:

60873.jpg

 
如图所示,小球运动到 B 点时,弹簧长度为原长。弹簧始终在弹性限度内,忽略一切摩擦和空气阻力,求证小球从 C 点运动到 B 点的过程中,系统重力势能增量等于弹性势能减少量。
总结各位楼上…去新华电脑学校学一年,再去蓝翔技校学一年,最后去新东方烹饪学校学一年,等到三年学成,就可以用电脑控制挖掘机炒菜了

隔壁老王的那个老王 -

赞同来自: 风骚走位 潘JY_Forever爱13班

胎教时的东西,还敢拿出来说?

世界未末日

赞同来自:

跟我做灯泡吧

PeterHiggs

赞同来自:

当然有 比如我,希格斯

Stephen Hawking -

赞同来自:

都是辣鸡!我几十年前玩剩下的

James Blunt -

赞同来自:

You're beautiful

射命丸文 -

赞同来自:

别学这些了,我来教你如何搞个大新闻

偶爸

赞同来自:

黎曼几何
 
佛教逻辑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
 
这是三门必修课

非洲马德华

赞同来自:

别学这些,跟我到北大青鸟学P图吧

Adele Adkins -

赞同来自:

别学这些了,跟我到新华学电脑吧。

巴勃罗·鲁伊斯·毕加索 -

赞同来自:

别学这些了,跟我到西班牙学画画吧

林副主席 -

赞同来自:

function cocktail_sort(list, list_length) // the first element of list has index 0
{
    bottom = 0;
    top = list_length - 1;
    swapped = true;
    bound = 0; 
     
while(swapped) // if no elements have been swapped, then the list is sorted
    {
        swapped = false;
        for(i = bottom; i < top; i = i + 1)
        {
            if(list > list[i+1]) // test whether the two elements are in the correct order
            {
                 
swap(list[i], list[i+1]); // let the two elements change places
                swapped = true;
                bound = i;
            }
        }
        // decreases top the because the element with the largest value in the unsorted
        // part of the list is now on the position top
        //top = top - 1;
        top = bound;
        for(i = top; i > bottom; i = i - 1)
        {
            if(list[i] < list[i-1])
            {
                swap(list[i], list[i-1]);
                swapped = true;
                bound = i;
            }
        }
        // increases bottom because the element with the smallest value in the unsorted
        // part of the list is now on the position bottom
        //bottom = bottom + 1;
        bottom = bound;
    }
}
 
[/i][/i][/i]

腾讯QQ -

赞同来自:

我愿给题主和大牛提供信息交流沟通平台。

逼乎管理员 -

赞同来自:

别学这些了,跟我到新东方学做菜吧。

十年沧海亦逍遥 -

赞同来自:

别学这些了,跟我到蓝翔学挖机吧。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