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一篇文章,觉得深谙装逼至理

你受过良好的教育,有意无意间说起自己的大学,旁人无一例外纷纷投来艳羡目光。

你工作光鲜,不是四大就是4A,不是垄断国企就是全球500强;在一个都是中国人的公司里互相叫对方英文名。

你衣食无忧,三个月工资买一LV包;

你生活清闲,上班时就像神九的航天员,明明啥事没干还要装出一副很忙的样子;

你格调不俗,业余时间不是昆曲就是话剧,不是民谣专场就是妈妈咪呀;

你善良正义,身处斗室,胸怀天下,每天吃饱饭就刷刷微博拯救中国。


你用苹果,买个五千块的马脸iPhone,又是贴膜又是镶钻,十天换八个壳;

你用谷歌,买个两千块的安卓手机,又是S-OFF又是ROOT,十天刷八个ROM。

你关注互联网,精通电子产品,上机锋网威锋网雷锋网,电脑里永远装着十个GTD软件八个思维导图软件,用Instagram记录生活,对乔布斯比对你爸还了解,以果粉自居并喜欢到论坛上问:iOS6完美越狱什么时候出来啊?



你发烧,你还发骚,出门带着IPC,用麻绳绑个随身耳放,再配一对ER4P入耳式耳塞,完全隔音,也不怕被车撞死。

嫌不够惹眼?那就换一副时下最流行的魔声Beats Pro头戴式耳机,每一个苹果旗舰店的配件区里都有卖,它颜色鲜艳外形时尚,两个耳朵每边印着一个b,挂在你的头上,真是实至名归。



你叫自己“吃货”,可怜的娃从小在城里长大没吃过什么好东西,为了美食频道里推荐的坑爹路边摊,坐10块钱地铁从城南干到城北。

你热爱美食,每次花十分钟炒菜,二十分钟摆盘,三十分钟拍照,拍好导进PhotoShop里用康熙字典体配上两句文言文,传到博客上豆瓣上微博上。



你文艺青年,琴棋书画样样不通,格律没搞懂就敢写古诗词,最爱莎士比亚的英雄双行体。

你只到电影院看电影,提到外国电影从不说中文名,也不说英文名,管《指环王》叫LOTR,《蝙蝠侠3》叫TDKR,倍洋气倍有面子。

你一听到维瓦尔第的《四季》,就会想起波光粼粼的日内瓦湖和白雪皑皑的阿尔卑斯山。



终于有一天,当你拿着一张音乐会赠票睡死在钢琴声中,当你附庸风雅跑去看毕加索画展却一张画也没看懂,你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浅薄。

没有金刚钻,怎装瓷器逼?没有付出,哪来收获?



装逼没有那么容易,才会特别让人着迷。



你开始认认真真地看书,时间宝贵,你只看经典,抬手就是中华书局、上海古籍,各种珍本善本影印本,横排版的书不看,简体字的书不看。

理论学习也不能落下,商务印书馆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买它个几十本回来,黄的绿的橙的蓝的,书架上一排彩虹。



你偷偷把手机铃声从《我的歌声里》换成肖邦的夜曲,王菲、张国荣的CD扔掉,你万青,你痛仰,你Pink Floyd,你Guns N' Roses,你从流行听到爵士,从摇听到古典,别人问起你最喜欢的歌手,你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眼神虔诚地说出一句:“In Bach We Trust。”念到Bach的ch时上腭抬高,发成“喝哈”轻读加连读的效果,一口纯正的小舌音,德味!



数码单反是不能再用了,现在连旅游团的大叔大妈们都人手一只无敌兔了。

相机一定得是胶片的,胶片一定得是120的,拉开你们家冰箱,啥吃的没有,满满的全是胶卷——还必须得是过期的。



国内景点是不能再去了,水乡古镇全是搞一夜情的,西藏全是又酸又穷除了会辞职什么都不会的城市小白领。

你背包,你户外,你特立独行无所畏惧,你穿Columbia防水鞋、NorthFace冲锋衣,你用GPS迷了路,在黄山的雨夜里发出求救信息。


你张开双手去生活去爱,你受了伤害,你的小心脏扎满绷带。

你痛不欲生,你长夜痛哭过人生,痛完哭完后你顿悟你看透你蜕变,你长了一分智慧叫阅历,你多了一分气质叫成熟。

你情感专家,你麻辣教师,你知性姐姐。

你豆瓣粉丝几万,微博粉丝几十万,你吊了个有房有车有钱的金龟婿,然后教小姑娘们什么是爱情;

你一天到晚不干正事,然后教小朋友们如何治疗拖延症;你做了个朝九晚五的无趣上班族,然后教大学生们别放弃梦想。

你读书写字做主妇,你把体内毒素分泌成畅销书。

你解答粉丝来信,聆听读者倾述,你款到发货,话到病除。

你忙着生产一种叫“正能量”的东西,没有它,你的读者将无以为继,夜夜痛哭。


你研习人类学、社会学、历史学、植物学、建筑学、心理学,你掌握六门外语:英语、法语、德语、日语、西班牙语、铁岭话,你知道康熙他小舅的二大爷哪年死的,你分得清古典柱式认得出欧洲广场,你叫得出路边一花一草的科属名字,你开口M2闭口流通性过剩,你和同好攒了个铅笔经济研究社,研究除了经济学以外的任何东西。


只有门外汉才会在听古典音乐的时候想到什么画面,你谈论的是作品的母题、动机、织体、转调、升降、横向展开的层次与纵向展开的速度。

你告诉还在听莫扎特“我不想不想长大”和贝多芬“当当当当”的新手:不妨尝试一下莫扎特和贝多芬的钢琴协奏曲,尤其是莫扎特的K.491和K.595,贝多芬的Op.37和Op.73,精彩绝伦,不输给他们任何的交响乐作品以及歌剧。

你对中产气味古典主义模仿者勃拉姆斯充满轻视,对婆婆妈妈的柴可夫斯基只有厌烦。

斯特劳斯里面只能听听理查·斯特劳斯,他的艺术歌曲还算有那么点思想性;至于约翰·斯特劳斯,天啊,真不知道这个家伙除开写了几首平庸的圆舞曲外还干了些什么。


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对世界充满好奇心和求知欲,没事就到网上破解谣言。

你三十好几找不到对象,去非诚勿扰相亲告诉人家“喜欢TBBT加分哦”,结果“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

你在粉丝面前表演Name Dropping的把戏大秀才艺,隔天一觉醒来照旧要加班熬夜做苦力,供房养车还利息。


你有知识有思想有文化有品位,唯独没有钱。你浑身上下散发着狐臭般无法抗拒的人格魅力,唯独没有活人鸟你。


装逼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你苦心智、劳筋骨、饿体肤,长夜痛哭算个屁,未曾坐过春运绿皮车者,不足以语人生。

你比别人聪明你还比别人勤奋,你睡得比别人晚起得比别人早,你头发一天比一天少,肚子一天比一天大,鸡鸡一天比一天软。

“吃得苦中苦,方装逼上逼”,皇天不负苦心装逼的人,你行业老大了,你商界精英了,你社会名流了,Finally, You did it, You DID it!


你实现了“财务上的自由”。你从不像其它男人一样热衷讨论好车,一般你的做法是:买一辆。

不过,好车没什么值得炫耀的,车再好能好得过煤老板的?

身为“中国知识新贵”的你,更喜欢邀请朋友到家里听自己两百万的Hi-End系统上播放的马勒和布鲁克纳。

你听音室里的唱片的总价能买三辆奔驰,你用十三种工具调整自己唱机唱臂的位置,你告诉朋友,玩音响最关键的不是音源,也不是音箱,而是电:水电偏冷,火电偏暖,核电偏硬,你只用来自新疆阿克苏的风电,宽松醇厚。

你从微软跳到谷歌,最后弄个创新工场,做出了市面上最好的安卓盗版装机软件。

你是中国的雷布斯,三千块市价的安卓手机你只卖两千块,除了一直缺货外,没什么不好的。

你从英国回来,都不用做学问搞研究,把民主的细节背诵一遍就当上了副教授。

你出国就去冰岛,斯堪的纳维亚那块,北欧冰冷的气质才衬你高洁的内心,哦,对了,出门前记得把所有微博删掉。

你是央视主持人,你抑郁了,你又好了,你开着豪车到人民大会堂骂执政党的娘,骂完回台里继续主持读书节目;

你血水盐水里泡过,说十句话引用八句名人名言,采访的时候总像只孵蛋的鹌鹑一样看着对方,你内心强大业务出众文笔一流,更要命的是,你还穷,谁敢不喜欢你简直天理难容。

你文学青年,你杂志主编,你说看不懂你小说的人是傻逼,看不懂你小说的人就是傻逼;你说文学有金线,文学就有金线。

你眼光高,天底下看得上眼的东西就两样:美玉和鹌鹑。你率性随意,什么都可以将就,但避孕套一定要用最薄的。

你为民主民权民生摇旗呐喊,早年带老婆到天安门广场拍露逼照,直接则对城楼上的人像竖中指,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可惜被查过一次账后就痿了,回来后一副受尽人间辛酸的萌样,像闰土一样四处找粉丝借钱,谁看谁心疼。

你老了,头发胡子花白,你归隐田园,深藏功与名。

你心情不好就打个飞的去伦敦喂鸽子,去尼泊尔爬珠穆朗玛峰,心情好的时候就给干女儿做一盘难看但好吃的红烧肉。

你会当凌绝顶,一览众逼小。你再也不需要装逼,因为,你就是逼。

你安然地度过了一生,死后安葬在宁静的故乡,野花轻轻覆盖你的墓碑,上面镌刻的六个大字清晰可辨:活过,爱过,装过。
563b034569401b4d586666ff.jpg
已邀请:

风骚走位

赞同来自: 扬州才子

我一目十行

此菊可护丶

赞同来自:

我竟然看完了

你妈没炸 -

赞同来自:

装逼装到极致就是牛逼,这篇文章的中心思想是对的。
但你套用的看起来吊炸天的名词有太多不符合现实的地方,所以这个逼我只能给八分。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